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四川宁南山洪泥石流现场:3层楼房被瞬间吞没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四川宁南山洪泥石流现场:3层楼房被瞬间吞没

放学的小学生和附近村民,在武警官兵护送下,通过泥石流冲过的地方。


 四川宁南山洪泥石流现场:3层楼房被瞬间吞没

救援队进入现场展开救援,这里原来有一栋3层小楼。


  ■追踪报道

  27日晚8时开始,四川宁南县白鹤滩镇矮子沟遭受局部特大暴雨。28日早晨6时许,矮子沟中形成山洪泥石流,导致三峡公司白鹤滩水电站前期工程施工区受灾。泥石流瞬间吞没矮子沟沟口一栋3层楼房,居住在楼内的施工人员及家属38人失踪,3人遇难。

  截至昨晚,救援工作仍在进行,被冲走的人员生还希望渺茫。

  泥石流吞没3层楼

  6月27日晚8时至28日6时许,宁南县白鹤滩镇矮子沟遭受局部特大暴雨,降雨量达236毫米,导致三峡公司白鹤滩水电站前期工程施工区矮子沟处发生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泥石流瞬间吞没矮子沟沟口一栋3层楼房。

  据了解,矮子沟沟长13公里,泥石流在中上游启动,中下游汇流。据初步核查,灾害造成住在矮子沟沟口一栋3层楼内的水电局施工人员及家属和民工38人失踪,3人遇难。

  6月27日暴雨来临前,宁南县白鹤滩镇将降雨天气预报和地质灾害预警信息,通过电话和手机短信通知矮子沟沿沟所有村组及施工单位。28日凌晨6时许,居住在矮子沟上游的117户557人根据预警信息,全部安全撤离;住在矮子沟上游导流洞工棚内的施工人员38人在当地群众的通知和帮助下,全部安全撤离。

  沿河道搜索数公里

  昨天,武警水电部队、凉山州消防官兵及当地民兵数百人在现场进行救援和现场清理工作。

  记者在现场看到,原本位于矮子沟沟口的3层楼房已被冲走,数百名救援人员进入现场刨挖石块和淤泥,希望在淤泥下找到幸存者。10多辆挖掘机正在现场清理淤泥。在该处下方,一辆大卡车只剩下轮胎支架裸露在沟口,被浑浊的洪水不断冲刷着。

  在矮子沟下游,一辆挖掘机陷入淤泥中已经损毁,4块巨石滚落在河槽中。村民说,挖掘机原本位于300米外的矮子沟沟口,4块巨石以前也未见过,“都是从中上游冲下来的,起码冲了好几百米”。

  事发后,通往矮子沟的道路或被泥石流淹没,或被滚落的巨石挡住。附近武警官兵在事发后赶到现场,将巨石爆破后打开救援通道,当地消防、急救、公安等多个部门随后赶往现场救援。消防和武警官兵沿着河道搜寻数公里,均未发现生还人员。

  但愿能找到亲人遗体

  “目前主要是靠挖掘机作业,人力手工清理现场的意义不大,现场条件也不允许。”来自武警水电三峡工程指挥部六支队的指挥员李贵平说,目前救援作业还存在一定困难。机械作业处地势狭窄,作业面较小,失踪人员极有可能被洪水冲走,带入金沙江流域。“泥石流生还的空间很小,现在主要是找遗体。”

  在救援现场,有不少失踪人员家属在焦急地等待。叶应亭的丈夫黄国将在泥石流发生后失去联系,“我不求他有口气,但愿能有个全尸”。

  截至昨晚,现场救援工作仍未结束。

  >>自救

  10分钟疏散49户村民

  矮子沟南侧山腰上,住着白鹤滩镇和平村九组的村民。该组有49户人家,共150多人。

  28日清晨,组长孙洪友还在睡觉。5时多,他被妻子叫醒,“快起来,好大的水声”。孙洪友翻身起床,拔腿跑到屋外,一开门声音震耳欲聋,“能听到石头砰砰砰地往下滚”。49岁的孙洪友知道,这是山洪。他拿起电话第一时间通知康家等4家人,“让他们赶紧起来往山上跑,他们4家地势最低,离河沟最近”。孙洪友说,他又跑到村里,呼喊着让大家起床躲避。转瞬间,村民爬起床奔走相告,大人背着孩子,领着老人,朝西侧一处开阔的地势较高的坝子跑去。

  10多分钟后,全组人都跑到坝子避险。“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2岁,每家我都问了,无一落下”。万幸的是,泥石流并未威胁到该村民组。早上7时多,雨小后,大家纷纷返回家中。

  据孙洪友介绍,10年前开始,镇里要求大家形成避险机制,每到暴雨来临,会第一时间跑到高处避险,“基本每年都演练一次”。26日晚,他就接到镇里天气监测员的短信,“说会有暴雨,让大家注意”。当晚,他让大家相互通告,做好避险准备。

  距离孙洪友家约300米的河道中有一处工棚。当天,在疏散村民的同时,他用手电不断照射工棚,喊大家起床逃散。后来得知,该工棚有14间房屋,4间被冲毁,10间房中流进水流和淤泥。30多名工人全部逃离,“只有两人受伤,很欣慰”。

  >>讲述

  施工碎石堆放矮子沟堵塞河道

  据当地村民介绍,自前年冬天开始,便有工人到此地施工。工人们将当地人称为“上山梁子”的大山打开一个山洞,山洞穿山而过,“据说是引水洞,矮子沟里的水穿洞而过后流入金沙江”。开凿山洞的石子全部堆放在洞外的矮子沟内,形成一个高10多米宽约40米的石堆,大家称之为渣场。渣场在河道中形成一道“横截面”,渣场下方则劈开一道宽约5米的沟壑,让河道中的水流穿过。

  泥石流过后,村民们发现,渣场已不复存在,“横截面”被山洪和泥石流切断,原本堆积如山的约5万立方米沙石倾泻而下,顺着河道滚落到下游和金沙江中。村民分析,山洪和泥石流流至渣场时形成了堰塞湖,渣场最终无法承受水压导致“溃坝”。

  泥石流从家门过村民救下两人

  距渣场800多米远的下游,也有一个类似渣场的坝子,“都是打洞的石子堆起来的,这个坝子已经堆成了一条路”。六城村村民廖加云家距坝子约50米远,他说,事发当天6时左右,他听到暴雨声后外出查看,看到一名男子喊着救命朝他跑来,他立即招呼男子躲到屋里。与此同时,他听到河岸边还有人喊救命。他跑过去发现一名约40岁的男子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没走几步就倒在地上,背上掉了好多皮”。

  他立即扶起男子,请一辆路过的货车送他到医院救治。当时,河水并不深,他立即打电话告诉村主任。约10秒钟后,耳边突然轰隆作响,眼前瞬间出现数米高的山洪和泥石流,河水被道路挡住。约2分钟后,眼前变成了堰塞湖,没多久河水漫过道路,并将道路切断后流入金沙江。随后,山洪和泥石流水位慢慢下降。

  卷入几米高的山洪后幸运逃生

  36岁的董运江是白鹤滩镇六城村五组村民,昨天,他仍在宁南县医院接受治疗。回忆起泥石流席卷而来时的情景,他仍心有余悸,声音沙哑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