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分析称各省党代会限制公权力成共识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2011年10月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陆续召开党代会,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通过召开党代会,不仅优化调整了干部结构,更为各地未来五年的发展定下了基调。由于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不同,自身地域特征不同,各地党代会报告体现出个性的一面,但纵观各地报告,经济转型、文化发展、环境保护、限制公权力成为各地共识。

  经济转型成主线

  “转型”成为多数省份党代会的热词。

  专家指出,中国经济增长正处于十字路口,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所带来的资源环境压力、对外经济规模迅速扩大造成的贸易保护和跨国兼并阻力等已经为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增加了新的不确定性。在这样的背景下,各地的党代会报告中,全国省份大致分成了两个阵营。沿海城市更多地强调创新,内陆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城市则更多地强调“发展”乃至“跨越式发展”。

  陕西省在党代会报告中提出,未来五年,要全面建设西部强省,实现全省生产总值比2011年翻一番,人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河南省党代会报告提出,生产总值要突破4万亿元。辽宁省则力争实现全省人均地区GDP翻一番。安徽、新疆、江西、广西、吉林等省区也明确了GDP翻番的目标。山西省党代会报告中称,要在奋力赶超中争先进位,加快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每年追赶一个百分点”。贵州、青海、甘肃、西藏等省区的报告中出现了“跨越发展”、“后发赶超”、“加速崛起”的字眼。

  北京社科院专家张耘指出,从外部条件来看,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尚未见底,各地党代会报告集中反映了社会建设中的一些突出矛盾。一些地方已经意识到,要从过去外向型的经济,大面积地“转回来”,于是区域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作为一些发展稍显滞后的省份,自身感到压力,希望“超越”是情理之中。但无论是沿海的创新发展,还是内陆的跨越发展,必须把握发展的路径——转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部长侯永志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不要再认为发展就是GDP增长。做大经济总量,既可通过调整结构,也可通过提高技术水平来实现。”

  环境保护增力度

  城市发展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没有现代化的环境保护体系,就没有健康的城市。过去十年,城市单位能耗增加。传统靠高消耗的粗放式增长方式不转变,能耗降低则是“水中月”。未来如何运用市场和政策“双管齐下”的手段去保护和改善城市环境,从而促进城市发展,在各地的党代会报告中都引起了重视。

  重庆提出要构筑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维护三峡库区生态安全。通过屏障区建设提高森林覆盖率,蓄水保土、减少水土流失,对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起到固本的作用,还能对流域小气候进行调节。

  山西作为典型的资源型经济省份,出现支柱产业单一粗放、生态环境破坏严重、资源利用水平偏低、安全生产事故多发、资源枯竭等问题。对此,山西省从指标结构上找到了发展差距的症结所在,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程度的差距主要体现在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方面,作出“扎实推进工业新型化、农业现代化、市域城镇化、城乡生态化”的工作部署,将工业新型化、城乡生态化等内容作为下一步工作重点。

  对于以旅游为发展支柱产业的海南,对环境的重视不言而喻。海南省委书记罗保铭在说到生态环境的保护时称,要大力推进绿化宝岛大行动,到2016年全省森林覆盖率努力达到62%;努力建设绿色低碳岛;严格依法加强环境保护与治理,强化大气、水体等生态要素的监测,规范建立细颗粒物(PM2.5)和臭氧(O)等重要指标定期公布制度。

  文化发展受重视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提出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进一步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在此背景下,文化发展在各地的党代会报告中占据了更为重要的位置。

  天津市党代会报告中提出要“推动文化产业跨越式发展”,包括壮大创意设计、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扶持津派表演艺术、民间艺术等特色文化产业,最终“推动文化与科技、商贸、旅游、金融等融合发展”。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代会报告中,也专门阐述了要“坚持现代文化引领,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在2.4万字的报告中,近3000字用于报告“文化”。

  一些地方文化独具特色的省份还打出了特色牌,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提出重点发展民族文化、红色文化、海洋文化、生态文化,巩固提升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印象刘三姐》、漓江画派、广西出版等一批文化品牌,使广西民族文化艺术精品享誉中外。

  北京社科院首都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北京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郭万超指出,当今世界,文化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越来越受到全球的普遍重视。我国因应世界文化大发展的趋势,提高文化自觉与自信,走向文化自强,提升我国文化影响力。

  郭万超同时提醒,各地政府要正确区分公共文化与文化产业,公共文化属于公共产品与服务的范畴,具有非竞争性与非排他性,容易出现市场失灵,因此,必须由政府来提供与承担。文化产业作为经济领域的一部分,应主要由市场调节,但由于文化产业属于新兴产业或幼稚产业,需要政府的大力扶持,特别是对于发展中国家。但是,文化产业的发展必须因地制宜,发挥各地优势,找到符合本地实际的生长点,不能一哄而起,否则将造成同质化和资源浪费。

  重点限制公权力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纵观各省份的党代会报告,很多省份都将公权力限制作为重要内容之一。

  上海提出,将支持政府加快转变职能,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着力推动以预算公开为核心的政务公开,推动公共资金分配、公共权力运行、公共资源配置、公共政策制定、公共服务供给的公开透明,不断增强各级政府的公信力和执行力。

  广东省党代会报告中指出,探索群众监督权力资本的有效方式,规范权力和资本的行为。报告中称,必须强化民主法治。尤其要加强程序性法规建设,保障规则公平、机会公平和权利公平,努力消除靠人情、关系办事的现象。

  对于惩治腐败,浙江省推出了“浙江特色”,报告中指出该省将深入推进反腐倡廉建设,健全具有浙江特点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为重点,落实党内监督条例,严格执行廉政准则,深化防止利益冲突工作,完善廉政风险防控机制。惩治腐败,对腐败案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