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广东高州80所民办职校受公办校冲击仅剩2所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广东高州80所民办职校受公办校冲击仅剩2所

  学校和学生数量由30多所、2万人减至2所、300多人;当地官员称主要是受公办职教冲击所致 南大理工学校门口贴出校舍招租广告。


 广东高州80所民办职校受公办校冲击仅剩2所

高州民办培训学校五年倒闭九成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黄进)广东茂名 高州市,一度被称为“职业技术教育名城”。20年来,20多万职教学生从高州走出。最高峰时,这里的民办职业教育学校有近80所。当地官员曾提出把高州建成仅次于广州的广东职教基地。近日,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发现,受生源萎缩影响,高州的民办职业培训学校大多已经关门。

  现状

  校舍闲置对外招租

  位于高州大道168号的南大理工学校始建于2000年。2007年,南大理工学校搬迁到了目前的校址。然而,这所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的学校现在已空无一人。大门口墙上粘贴着招租广告。偌大的校区正静候着新的老板。

  一直负责招生的欧红燕老师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南大理工学校2003-2006年的招生情况最好,“最多时全校有1400多名学生,主要来自湖南、湖北、广西等省区。”

  与南大理工学校相比,位于其对面的中英理工学校规模更大,校园占地面积150亩,运动场、足球场、篮球场、教科楼、教师楼、综合楼、学生宿舍楼等一应俱全。而今,这些设施则处于闲置状态。校园内空寂荒凉,门口长满了苔藓。“这里几年前就没有办学了。”一位住在教师楼三楼的妇女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

  坐落在鉴河之滨、207国道旁的宇航理工培训学校校舍同样已闲置。门卫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宇航理工培训学校已停办,学校的教学设施和师资被合并到位于高州金山开发区的另外一所学校了。

  在高州,民办职校分为两类:一类从事非学历教育,即职业培训学校,一类从事学历教育。前者归人社局管理,后者归教育局管理。

  曾评为“全国十大杰出创新示范单位”的珠江理工学校虽然已于2006年由非学历教育的培训学校转为学历教育的中职学校,但如今也面临关门。该校招生办一位老师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送走现有这批学生,下半年就不办了。”高州市教育局职成教育股负责人介绍,除珠江理工学校外,当地由非学历教育转为学历教育的职业学校还有四所,但现在都处在关闭的边缘。

  高州市人社局教育培训股负责人则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目前,在人社局备案的民办职业培训学校仅剩高州市迪奥(香港)第一理工培训学校和高州市工业理工培训学校两所,前者只承担农村“五老”后代(即老游击队员、老地下党员、老交通员、老接头户、老苏区干部的子孙)的培训工作,不对外招生;后者的在校生人数只有300多人,每年招一次,只能招到100人左右。”该负责人说,2007年以来,该市民办职业培训学校由30多所、在校生约2万,锐减至如今的2所、学生300多人。

  影响

  摩的司机生意锐减

  6月12日,在高州做了20多年摩的司机的梁茂高(化名)一口气给记者数出了20所已经关闭的民办培训学校,“海洋理工培训学校、宇航理工培训学校、新华电子技术培训学校、南大理工学校、中英理工学校……还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小学校。”  

  梁茂高说,每个职校学生每月的生活费大约是500元,除去寒暑假,一年也要四五千元。这意味着,在办学高峰期,2万多名民办培训学校在校生,每年可为高州拉动消费需求近亿元。

  如今,这一切都已成了过去。南方农村报记者采访时发现,当地民办培训学校周围的店铺要么关门,要么转而主营建材、家电等商品。“以前学生多的时候,我每天拉300多元没问题,现在拉100元都很费力。”梁茂高说,“以前这个时候车站外都是招生的摊位,现在却看不到了。”

  欧红燕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在学校负责招生的时候,她每个月有近2000元的工资,如今她收入锐减,索性当起了全职家庭主妇。

  “招不到学生啊!”面对南方农村报记者,南大理工学校负责人卢乃清叹息道,“高州90%的民办职业培训学校都关了。”欧红燕则告诉记者,2010年南大理工学校学生不到200人,而全校老师的工资每月近20万元,其他日常开支每月还需约5万元,“由于收不抵支,学校2011年初开始停招。”

  探因

  政策扶持公办职教

  “以前这些民办职校靠骗人招生,骗得多了,别人自然不再相信,所以没人来了。”在梁茂高看来,这是高州民办培训学校衰落的主要原因。南方农村报记者了解到,有关高州民办职校虚假宣传的新闻此前曾屡见报端。

  然而,在高州市人社局教育培训股负责人看来,虽然高州有些民办职校在宣传方面确实有虚假成分,但并不是导致多所学校关闭的主要原因。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随着今年国家加大力度兴办职业教育,特别是2005年10月28日《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建立和完善遍布城乡、灵活开放的职业教育和培训网络,每个地市都要重点建设一所高等职业技术学院和若干所中等职业学校”后,“学生在家乡也能读职业学校、学到技术,肯定不会再跑到高州来了。”他同时表示,近年珠三角的“用工荒”导致很多工厂招人不再设置技术门槛,也是众多职业学校关门的一个原因。

  高州市教育局职成教育股负责人说,很多地方的中职学校对本地生源都会实行优惠政策,农村学生和城市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初中毕业后就读本地中职学校的,不仅能减免学费,还能享受生活补助、奖助学金等,“这些也‘抢’了不少生源。”

  上述负责人认为,即便想读中职,很多初中毕业生也不会选择民办学校,“大家都想读公办的,认为公办的好。”

  ■记者观察

  市场不是“替罪羊”

  高州市民办职业教育曾是当地的一块品牌,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也的确帮助很多农家子弟圆了求学梦。但如果仅仅将民办职业教育的衰落归咎于公办教育的冲击,恐怕有失偏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