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中铁承建波兰公路3年变烂尾工程 欧洲杯绕行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新华海外财经

  波兰一条横穿于土豆田之间的普通公路,难倒了中国的一家大型建筑公司——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中铁,601390.SH,00390.HK)子公司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海外)。

  华沙和柏林之间的这条A2公路,本应是中国建筑企业在欧洲舞台上绽放光彩的好机会。该项目一度被中国海外称为“迄今为止中国中铁系统在欧盟国家惟一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英国《金融时报》也称,“中国海外是中国第一家在欧洲获得如此大型高速公路项目的公司。”

  波兰方面急切希望这项工程在6月8日欧洲足球锦标赛(俗称欧洲杯)开始前完工。这是波兰首次主办该赛事(与乌克兰联合主办)。

  然而,这条公路一段30英里(1英里约等于1.6公里)的关键路段却因规划不力、严格监管、成本高于预期而问题百出──青蛙也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原因。

  与中国建筑商签订承包合同已经近三年,工程却依然没能完工。波兰政府警告,欧锦赛期间,在这条公路的“中国路段”会有绕道。

  作为项目主承包商,中国海外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中国海外的项目合作伙伴上海建工集团发表声明说,还在处理有关该项目的相关问题,在这个阶段不便接受任何采访。(编注:今年4月份,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华沙宣布将设立100亿美元的专项信贷,支持中欧和东欧的基础设施、科技和能源工程。)

  中标价是波兰政府

  “预估成本的一半”

  中国建筑企业在本土或非洲承建的工程规模一般都十分浩大,但受到的监管很少。在美国,中国企业至少参与了两个大桥工程,其选择与美国公司合作,受到的限制更多。

  相比之下,在波兰的公路工程中,中国海外受雇全权负责一个欧盟国家的一项复杂工程,包括在严格的监管之下负责设计、融资和建设。

  据参与该工程的很多人称,中国海外管理技能薄弱,缺乏财务知识,而且不懂得监管和备存纪录在西方公共工程项目中的重要性。

  波兰被认为是通向西方的大门。作为欧盟增长最快的成员之一,波兰正设法改造此前被忽视的基础设施,规划了包括铁路、发电厂在内的诸多项目,另外还拨款200亿美元用于新建公路。

  中国海外约五年前进入欧洲,在华沙郊外运输工人街(Transportation Workers Street)上的一所米色房子里设立了办公室。

  最初,中国海外在波兰的业务进展缓慢,其竞标一条地铁和两座体育场均以失败告终,唯一的一个大合同是一家六层楼酒店的工程。

  这种状况在2009年开始转变,当时波兰公路管理机构计划招标,对华沙和柏林之间的公路进行现代化改造——在华沙和波兰罗兹市(Lodz)之间新规划了一条56英里的公路,以替代原有的道路。原先的道路穿行于大片的土豆田之间,是条坑坑洼洼的双车道,跑的都是些载着农用设备的拖拉机。

  2009年9月,中国海外联手三个合作伙伴,以4.5亿美元的竞价赢得该公路30英里路段的建设权,价格是波兰政府预估成本的一半左右。

  竞标失败的欧洲公司提出了书面抗议,说中国海外不可能在有利润的情况下实现其中标时的承诺。从官方文件来看,中国海外提交了工程师的简历以证明他们的资质,同时宣称有一亿美元的可用资金,这样就能降低融资成本,从而成功击退了欧洲公司的挑战。

  欧洲标配:青蛙通道

  为波兰政府负责监管该公路建设的荷兰DHV公司工程师什切潘尼亚克(Leszek Szczepaniak)说,在2010年的设计和筹备阶段,中国海外实现了既定的目标,并展示出了技术上的实力。

  实际施工比想象中困难。中国海外当时安排了49岁的铁路工程师傅腾玄管理这项工程。他只会说中文,而且似乎没什么权力。他对同事说,哪怕是购买一台办公用复印机,都需要北京总部批准。

  现年50岁的什切潘尼亚克说,到2010年秋天,傅腾玄没能按合同要求提名供应商和分包商,也不采取行动输入中国工人和设备,这让他开始感到不安。

  据波兰监管机构说,中国海外的管理层似乎忽略了这项工程的某些关键要求,包括公路下面三英尺高的通道,这是为了让青蛙及其他小动物安全穿过公路。这些通道在欧洲是标准配置,但在2010年的一次实地考察期间,中国海外高管在得知这些法律规定时似乎很惊讶。

  青蛙通道,并非中国海外在考虑这项工程时忽略的唯一细节。

  “成本最开始就算错了”

  工程师皮亚提克(Robert Piatek)称,中国海外最开始没有书面预算。他说,这项工程的成本最开始算错了。

  傅腾玄的一个难题是雇佣愿意以低价建设公路61个天桥的分包商。2010年11月,傅腾玄组建好了一支工程队,但什切潘尼亚克以工程队太缺乏经验为由否决了。

  据多位知情人士称,几天后,傅腾玄回到了中国。皮亚提克也辞职了。

  后由47岁的工程师孙航接手负责。他是中国海外财团合作伙伴中铁隧道集团的工程师,在迪拜和香港有过工程经验。

  孙航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也有更多的工作要接手。不久,大约200名中国工人到达施工现场,压路机碾平地面,一条施工便道铺好了。什切潘尼亚克说,他觉得当时还是有可能按时完工的。

  然而,什切潘尼亚克说,当他在去年初左右要求中国工程队保证为骤降的气温做好准备时,中国海外派发了外套及其他厚衣服,而未按他的要求配备适合冬天使用的重型设备。

  “欧盟禁止调整

  公共采购合同”

  据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称,到了2011年春天,中国海外似乎陷入了资金短缺。一般情况下,中国海外会在稽查员确认一项特定工作后30天获得付款。但波兰国道及高速公路总局说,孙航当时要求更快地拿到钱。稽查员说之所以延迟付款,是因为备存纪录没做好,施工也有失误,包括工人在混凝土中放置加固钢筋的方式有缺陷。

  什切潘尼亚克说,有时施工做得很棒,但由于“文件不足以证明施工质量”而导致付款延迟。

  2011年5月初的假期过后,许多中国工人没有返回波兰,机器也停了。

  在什切潘尼亚克的逼问下,孙航解释说他没钱了。中国海外完成了大部分运土工作,但仅仅铺了一条施工便道而已。

  接下来的几周,中国海外的账单堆积如山。分包商放火烧轮胎以抗议公司拒付款项。于是,中国海外总经理方远明当年5月底从北京飞往波兰,计划解决索赔事宜,重新启动建设并尊重合同条款。

  波兰改聘欧洲建筑商

  造价比原先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