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李开复:平等是一种追寻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李开复:

  是不是求职者答不好就拉出去斩了?

  我希望它可以有诚意地道歉说我们以后会尊重求职人,用建设性的帮助让他们成长。但我心里还是会有几个奢望

  本刊记者/万佳欢

  “开复,你太可怜了。” 初到创新工场李开复的办公室,一些自己开过公司的创业者傻了眼,“我们以前的办公室都是你的五六倍大。”政府人士前来拜访时情况更为尴尬,他们会说,“你这房间怎么连休息的套间都没有?”李开复这间小办公室是玻璃墙,门没有锁。前者代表透明,后者代表开放。他希望在自己的公司里潜移默化地传达出这样的信息和气氛。

  开始向《非你莫属》“宣战”后,节目中一些BOSS给创新工场新闻发言人王肇辉打电话,让他转告李开复,李“太不了解中国本土,中国本土是‘狼性文化’,我们就需要这种高高在上的企业文化。”

  李开复不反对“狼性文化”,但认为《非你莫属》“狼”得过了头。“你看节目中散发的是什么样气氛?”一向温和的他连连摇头,“BOSS坐在龙椅上,是个皇帝啊,下面站的都是大臣、宫女、太监?这是审问还是拷问,是不是答不好就拉出去斩了?”

  “如果《非诚勿扰》有一个女孩子晕倒了,我也相信孟非会把她扶起来”

  中国新闻周刊:你会觉得这次的郭杰晕倒事件比刘俐俐那期节目更严重吗?

  李开复:我觉得严重得多,要不然刘俐俐那次我就发起活动(笑)。因为这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但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几个更大的问题,第一是歪曲事实,明明两个人用法文交谈,都口齿不清;(郭杰)没听懂老板的问题,但他的回答也不能说是零分的回答。而BOSS在文凭上更是犯了严重的错误。

  最重要的是选手最后晕倒时,他们没有基本的对人的宽容。就算你认定他100%作假了,那他即将被灭灯,也被你严厉批评过,他的名声已经被你严重打击了,他也罪有应得了是吧?那也不能对一个哪怕是1%可能真实晕倒的人抓住领子,就像警察抓住犯人一样,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很多真人秀的节目都会找一些吸引眼球的参与者,比如婚恋相亲节目。你是不是觉得职场节目并不适于真人秀这种节目形态?

  李开复:第一,你是否真实坦诚地放一个正确的标签在你这个节目上?如果你对外说节目就是搞笑的,人们不会对它有这么大的意见。他们把自己标签为一个正经节目,那你就不要在里面做这样的文章……此外低俗和虚假还是不一样,低俗可能要扣分,虚假就是负分了。

  第二,婚恋和职场不太一样,婚恋(节目)上某一女孩说我就爱钱,当然这也不太好,但节目本来就比较娱乐,而且她陈述的是个人价值观,所以我觉得就不要太批评。而《非你莫属》表达的负面价值观不仅仅代表个人、公司,而是整个节目、甚至中国职场。传播(后果)会很严重:观众有理由相信中国职场就应该是这样的。

  最后一点,对人尊重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对一个弱势群体或受伤的人,(更要)给他一个合适的关怀,而不要用这样刻薄的态度。如果《非诚勿扰》有一个女孩子晕倒了,我也相信孟非会把她扶起来。

  “不可能12个人面对一个人,15分钟就决定雇不雇他”

  中国新闻周刊:有人评论节目的招聘过程歪曲了企业招聘人才的真实过程,你觉得节目中的面试环节跟真实面试有区别吗?

  李开复:这个问题非常好,因为《非你莫属》用了一个挡箭牌:真实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所以我们用所谓的压力面试压一压你,这是对你好。

  我看过15期节目,有一些比较接近面试,所以也不能一棒子全打死。节目中有四种提问方式:压力式、挑战性的提问;很凶的、高高在上的提问;还有务虚的虚假问题和一种羞辱别人的提问。这里面我觉得只有压力式的那一种是有价值的,高高在上的问题我也可以理解,但虚假、歪曲事实和羞辱人的问题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把这个事情打包起来说“职场就是这样”,这是不负责的。

  中国新闻周刊:节目中的面试过程和现实中的具体区别是什么?除了主持人的参与、不尊重人等几个风口浪尖上的问题,你是否还认为节目中的面试存在其他的问题,比如面试时间不足?

  李开复:当然,首先是主持人扮演了太大的角色。第二,有太多时间花在刚开始的秀上面,比如唱首歌,这离职场太远了。第三,面试官太容易直接跳出来作结论,太想教训别人而不是去帮别人。第四,也是比较荒谬的,面试完了就给工作非常不可能在现实中发生。不可能12个人面对一个人,15分钟就决定雇不雇他。就算能,你就直接跳进去给薪水了?稍微有规模的企业都应该尊重中层职员的决定或我们共同的决定,而节目里是让大老板直接雇佣底层专员。第五,薪水也相当不真实,看几分钟就决定给多少钱。另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一个扭曲的薪资体系,为什么一个北大的博士生说要8000元钱,就要被他们羞辱嘲笑呢?这个薪资在互联网行业非常普遍。

  我不想一棒子全打死,我也承认有些BOSS还是会问出一些不错的问题。不同的BOSS有不同的水平和素质,从我看的15期节目中,大部分的问题可能出在五六个BOSS身上。

  中国新闻周刊:我猜测创新工场在选择创业者或团队的时候也会有很多压力面试。一个正常的职场的压力面试,和你刚才说的羞辱方式,它中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开复:无论是创新工场,还是微软、谷歌,面试人其实是一个专业的事情。所以我不会随便问“你在工作上最得意的是什么”,我会深深地去了解你最得意的事情上你扮演的角色是什么,跟你合作的人是谁。然后我会去问你的合作伙伴或同学做深度的背景挖掘。

  第二部分可能会是深度了解你有没有能力胜任我们这边的工作,一定是非常有针对性。假如要招工程师,我会让你写一行代码;比如说你是一个产品经理,我会问你行业内你最认可的产品是什么、为什么。

  第三部分是谈我们,对创新工厂有什么理解。当然到处抛简历的人也可以雇,但是我们更喜欢雇有针对性喜欢我们、了解我们,而且做了功课(的人),这代表了一种认真的态度。

  当然我也承认(节目中)不可能做到100%,那样这节目没人看了。但《非你莫属》里可能也就捕捉到了10%左右。

  “我觉得平等是一种追寻”

  中国新闻周刊:不能否认,中国的有些企业的确存在一种老板高高在上的情况,根据你对大陆企业的观察和了解,你觉得整个职场生态环境如何?存在什么问题?

  李开复:我觉得大环境上,高压的(老板)会比国外的多一些,但这个大环境是我们可以接受的,慢慢改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