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媒体称中国正加大对拉美地区的外交投入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中国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对智利很重要,智利希望成为中国经济进程的一部分,希望能够参与中国经济的发展。”

  ——智利驻上海总领事洪儒

  早报讯 中国正加大对拉美地区的外交投入。

  继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18日至19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七次峰会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昨天宣布,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于6月20日至26日出席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并对巴西、乌拉圭、阿根廷和智利进行正式访问。

  与会期间,温家宝将发表重要讲话,阐述中国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政策主张和所做努力,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合作实现互利共赢。温家宝还将会见部分与会国家领导人,就双边关系以及可持续发展国际合作等问题交换意见。

  访问期间,温家宝将同巴西、乌拉圭、阿根廷、智利领导人举行会谈会见,就发展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温家宝还将应邀在联合国拉美经委会总部发表演讲。温家宝此访将进一步深化中国同四国关系,巩固和发展中拉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对华出口多样化

  2011年,中国与拉美贸易额达2415亿美元,同比增长31.5%;目前中国是拉美仅次于美国和欧盟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且为巴西和智利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阿根廷、墨西哥、秘鲁和委内瑞拉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已先后与智利、秘鲁和哥斯达黎加签署了双边自贸协定,进一步推进了与这些国家经贸关系的发展。

  以智利为例,根据智利外交部今年2月发布的贸易数据,去年智利对华出口总额为179.23亿美元,占智利对外出口总额的22.2%,从中国进口总额118.91亿美元,占智利进口总额的17%,中国依然维持着智利第一大贸易伙伴地位。

  智利上海商务处商务领事陶德礼(Federica Tabja)承认,目前智利向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铜,但智利正在努力工作以使出口多样化,希望出口更多高附加值产品。目前很重要的是木材工业,作为纸张原料。在农业领域,有葡萄酒、海产品、水果等新鲜食品,增长很快,特别是新鲜食品,今年可以达到5亿美元,比去年增长45%。此外还有服务业、高科技产品如智能手机使用的软件等等。

  中国与智利2005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06年协定正式生效。自贸协定通过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为推动智利对华出口多元化发挥了重要作用。陶德礼指出,对中国来说,食品安全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仅是消费者,连政府也很重视,中国食品企业对于智利农业和食品工业兴趣很大,希望寻找供应源,而智利是一个安全可靠的食品供应国。在农业方面,希望两国提高合作的层级,这不仅是商业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欢迎中国投资

  截至2011年底,中国对拉美非金融类投资存量540亿美元,2011年投资流量101亿美元,占当年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6.8%,拉美已成中国第二大对外投资目的地。不过,阿根廷政府最近国有化其最大石油企业YPF引发外国投资者关切,这一话题料将成为温家宝访问中可能谈到的议题。

  智利驻上海总领事洪儒(Claudio Rojas Rachel)就阿根廷政府的举动表示,包括中国在内,每个国家都可以决定哪些领域不对外资开放,每个国家都可以寻找最合适的手段发展其经济,这是其主权。就智利而言,智利的经济是开放的市场友好型经济,透明度高,智利一直在广泛参与各类贸易协定,为改善贸易便利条件持续努力,有悠久的欢迎外资的传统,有法律和法治,让所有人在同样的规则下运作。

  洪儒以智利最著名的铜矿业为例指出,智利有很大的铜矿国有企业,但私营企业和外国投资者也可以参与竞争。比如,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就在智利有很大的业务,运行了很长时间,是一个重要“玩家”。智利也欢迎中国企业,对外国的国有企业也并无限制,符合要求和法律即可,智利国有铜业巨头智利国营铜业公司(Codelco)与中国五矿集团的合作即是如此。“在能源领域,我们也会辩论采取怎样的发展方式,毕竟智利是能源依赖型的国家,当然,这一进程会基于我们的经济和政治系统,我们是民主国家,有国会。”他说。

  陶德礼指出,智利是拉美和世界上投资最便利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今年贸易便利化排名,智利在全球排名第14位,在拉美地区居首位。而且,当世界经济下行的时候,智利的经济在上升,达到8%的增长。就矿业而言,智利政府制定了有关外资的法律,规定对智利的投资者一律平等相待,探矿证和采矿证是受到宪法保护的。至于左翼还是右翼政府对经济的影响,他认为在智利不会有太大不同。“如今我们有一个被认为右翼的政府,未来如果左翼政府上台,我预测不到有什么变化。智利已经保持几十年的稳定。”他说。

  但洪儒提醒说,环境问题在智利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外来投资者必须要注意。“我们重视可持续发展,智利的地理位置很特殊,离世界的其他地方很遥远,因此有一个清洁的健康的环境。”洪儒说。

  陶德礼指出,虽然全世界的商业文化都差不多,但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文化,中国投资者应该了解和当地人打交道的不同方式。洪儒则对去年中国从利比亚撤出3万多名工人印象深刻,他建议中国企业多雇佣当地工人和工程师。

  拉美应对中国转型

  对于拉美众多国家如智利和阿根廷来说,长期以来,中国高速发展带来的对资源的需求是促进其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但如今中国经济正在转型,增速放缓,经济结构也在调整,这对拉美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洪儒表示,中国是智利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对智利乃至全世界都是一个可持续的市场,中国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对智利很重要,智利希望成为中国经济进程的一部分,希望能够参与中国经济的发展。同时,他也表示,中国不是智利唯一的市场,美国和欧洲市场对智利同样重要,智利希望能保持平衡。

  陶德礼则对今年的形势很乐观,在他看来,中国的增长主要依靠三个途径,一是出口,二是外来投资和社会支出,还有就是内部的消费。如今,第一和第二个途径的增长可能会下降,中国经济的引擎已经从出口转向内需消费。在内需消费上升的背景下,智利可以从中发现很多机会,相信两国的贸易额特别是中国的进口会上升。“截至5月的数据显示,一切都很积极。”他说。

  同样,转型中的中国也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而拉美国家则一度成为“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拉美有关国家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相继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随后在相当长时间内逐渐出现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经济发展长期低水平徘徊、贫富差距拉大、社会矛盾加剧、对外依存度上升等问题,迟迟未能跨越到发达国家行列。经过数十年阵痛,智利、乌拉圭成为拉美冲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先行者。2011年,智利人均GDP突破1.2万美元,成为南美大陆第一批迈入高收入行列的国家。此前,2010年1月11日,智利已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正式接纳,成为该组织第31个成员国,也是继墨西哥之后第二个加入该组织的拉美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