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法门寺商业化开发被批明建景区暗做房产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法门寺商业化开发被批明建景区暗做房产

法门寺


  有着“关中塔庙始祖”美誉的法门寺曾一度希望赴港上市,然而时隔一年之后,这次宗教领域的资本市场尝试于今年5月宣告搁浅。中国证券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过度商业化的宗教文化旅游开发模式,既是法门寺上市融资的动力,也是陷入发展困境的主因。究其原因,是景区投资方的一次融资败笔。

  明建景区 暗做房产

  从扶风县城向北驱车10公里,一片气势磅礴的建筑映入眼帘,高大的门楼上挂着金色的“佛光”牌匾,前面是“法门寺”的石碑。由于不是节假日,园区内的游客稀少,远远的望过去,长长的佛光大道尽头是一座造型别致的合十舍利塔。

  与宜人的景区一墙之隔,村子里有个年头颇久、有些破旧的法门寺宾馆,法门寺文化景区管委会就在院里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办公。中国证券报记者见到了管委会副主任张卫东,他自2005年以来一直参与法门寺景区的筹集、建设。

  张卫东介绍,法门寺因供奉佛指舍利闻名于世,是北方著名古刹之一。1987年重修宝塔时,在塔下地宫发现了释迦牟尼佛指骨舍利,同时出土的唐代珍贵宝物多达上千件。2001年,陕西省决定将法门寺打造成“世界佛都”,定位为继兵马俑之后的“陕西第二个文化符号”。2007年,法门寺景区引入曲江文投的管理团队负责经营,管委会负责政府事务沟通,景区三期建设分别将建成“佛”、“法”、“僧”三区。

  不过,定位如此之高的法门寺如今发展却陷入了僵局。“2011年游客数量大概140万人,门票收入1亿多元,扣除银行利息、管理费用,基本上实现盈亏持平”,张卫东表示,“目前看到的景区是一期,建设资金中的银行贷款有十几亿,现在经营情况支付利息还可以,偿还本金还谈不上。二期建设早在2009年就应该开始,拖到现在主要是缺钱”。

  通过走访管委会和景区管理公司,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由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宝鸡法门旅游开发建设公司、陕西延长石油公司、金堆城钼业集团、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和陕西文化产业投资公司等多家企业共同出资,注册资本为11亿元。法门寺景区一期投资规模远高于政府披露的25亿元,达到了32亿元。巨大的资金缺口主要是依赖于银行贷款,一期建设的贷款金额达到了15亿元,每年的利息支出在亿元以上。此外,据景区工作人员透露,法门寺景区由于缺少资金,至今仍拖欠建筑企业应付款,金额高达6亿元。

  根据宝鸡市政府提供的资料,2011年5月,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曾与当地政府签订二期建设工程项目协议,预计总投资45亿元,占地4000亩,将建设灵境项目、法区、禅修林、管理中心等。在一期贷款尚且无力偿还的情况下,法门寺景区显然无力筹集二期建设所需的45亿元资金。

  曲江文投既是法门寺景区的大股东,也是实际的经营管理者。公司旗下曲江文旅拟借壳ST长信(600706)登陆A股市场。

  作为曲江文投的代表,法门寺景区文化产业集团公司常务副总唐喆对于当前的处境直言:“当初曲江介入是政府的决策,现在我们是想撤,却撤不出来”。

  曲江文投对法门寺项目感兴趣,并非希望通过景区运营获利。“曲江模式”一般是通过文化景区的聚集做大产业集群,通过餐饮、宾馆,以及房地产开发等方式获得利润。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等曲江文投拟注入ST长信的经营项目都以这样的模式进行运作。

  例如在二期开发项目中,只有法区是属于景区开发项目。在一份二期建设规划资料中,灵境项目名目为人文纪念性观光园,实际上是利用当地土葬用地名额,建设的祭祀用墓地。禅修林则是曲江文投计划在合十舍利塔周边东、西、北三侧,建设四个禅修主题的类似房地产项目。

  曲江文投“想撤”,主要是由于灵境项目、禅修林需要依附于法门寺二期项目,加之法门寺景区位置偏僻,聚集效应短期内难以实现。如今资金难以落实导致建设时间一再延后,曲江文投的土地成本和投资周期等风险加大。

  商业化开发遭诟病

  “2011年法门寺提出上市有两个目的,一是争取世界佛教论坛的永久会址,二是获取二期开发资金”,一位对法门寺景区运作熟悉的人士透露,“由于法门寺景区主要是曲江文投管理,以商业化的模式经营,从一开始就遭到了佛教界和僧人的反对,最终在世界佛教论坛永久会址的争夺中落败于无锡灵山”。

  目前,国内的佛教名山虽然都有商业开发的内容,包括像少林寺、普陀山等,不过建设开发和运营主要是以佛教团体为主导。而在法门寺景区,法门寺古寺只是获得部分门票分成,经营和管理由曲江文投来运作,这成为了遭到宗教界诟病的主要原因。

  举一个例子,当游客进入法门寺景区之后,基于宗教信仰的原因向功德箱内捐献了现金,但是这些钱实际上并不是捐献给了法门寺,而是由景区获得。只有古寺内的功德箱,才属于法门寺所有。

  法门寺事务管理小组的一位法师介绍:“2009年景区开放时,曲江文投曾经想连古寺内的功德箱钱款也一并收缴,不过由于僧人极力反对才最终作罢”。

  在上述人士看来,法门寺上市可谓是不切实际的想法,“法门寺景区没有国家颁布的佛教宗教场所资质,如果是以一个企业的形式上市,景区内供奉的佛指舍利等国家文物算谁的资产?从事佛龛供奉、佛像供奉等销售行为与宗教事务管理条例也有冲突”。

  针对法门寺上市的话题,唐喆表示,以他这样的级别从来没有看到上市的相关文件。唐喆回忆了2011年5月举办的法门寺国际文化旅游节时的场景,“当时没听到总经理刘兵谈到上市,只是后来在媒体上看到了相关内容。上市没那么简单,应该需要很多条件和资格限制”。

  在文化产业开发方面,曲江文投有着丰富的经验,不过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利用有特殊性。大唐芙蓉园、大明宫遗址公园和大雁塔休闲景区等景观,与佛教、道教宗教场所有着本质的区别,商业开发应该避免逾越宗教信仰的底线,这也是为何近期市场对于曲江文旅旗下的财神庙打包注入ST长信争议颇大的原因。

  在法门寺景区内,曲江文投进行了招商,一些与佛教有关的铺面实际上属于承包性质,商人的逐利与佛教徒、游客的信仰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走在合十舍利塔内,一些穿着僧衣的僧人在佛像前参拜,法门寺景区管委会的人员直言:“这些僧人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肯定不是法门寺的僧人。这里不是宗教场所,他们绝对不会来”。

  管委会人员指了右侧的抄经处,“这些地方都是个人承包的,以前除了抄经,还有解经的业务。游客来这里抄写经书,收取一定费用是可以的,但是假冒僧人帮助解说经文,就违反宗教事务条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