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三名航天员在天宫里拍全家福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笑一笑,天宫里拍张“全家福”  

  南方日报记者在北京飞控中心见证航天员首次进入天宫实验舱

  历史将铭记这一刻:2012年6月18日17时06分,航天员成功开启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实验舱舱门;17时07分,航天员以漂浮姿态进入天宫一号。    这个历史性时刻,标志着中国航天员首次访问在轨飞行器获得圆满成功。

  中国有句成语,叫“飘飘欲仙”。

  难道,“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就知道,人进入太空会失重,航天员进入天宫会飘浮?

  昨天下午,三名中国航天员,首次进入天宫一号,体验了一次真正的“飘飘欲仙”。

  序幕

  神九天宫自动交会对接

  北京时间6月18日14时14分,掌声、欢呼声响彻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两个飞控大厅。

  身着白色舱内压力服,躺在神舟九号返回舱内的三名航天员,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和兴奋。

  景海鹏向摄像头伸出了大拇指,刘旺挥舞了一下拳头,刘洋则一如既往微笑着挥手。

  至此,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与神舟九号载人飞船成功实现自动交会对接,航天员即将进入天宫一号实验舱,开始6天的天宫生活。

  从神九返回舱,经过神九轨道舱,最后进入天宫实验舱,建立正常对接通道——这个征途的长度只有短短数米,只需要打开三道门。

  这短短数米却是漫长的。航天员用了3个小时,才完成这个过程。

  开场

  “金钥匙”开启天宫之门

  交会对接完成了,各项数据无误。现在,需要确认轨道舱状态是否正常。航天员在查看仪表,翻看飞行手册;地面人员面前的显示器,也在不断变换数据,确认各种状态。

  一切正常,飞控大厅里,领导决策岗上,不少人面带微笑。

  14时25分,神九返回舱中间座位上的刘旺稍稍探身,伸手去解开腿部和膝部的束缚带。他就像刚看完一场惊心动魄的电影似的,需要活动一下腿脚。

  白色舱内压力服稍显笨重,厚厚的手套,限制了手指的灵活性。刘旺用了很久,才解除了身上的各种“束缚”,在地面的严密监视下,刘旺对轨道舱前舱门进行检漏。刘洋仍躺在座位上,用手持录像机记录刘旺的动作。

  景海鹏向地面报告:“神舟九号报告,已打开轨道舱前舱门平衡阀,完毕!”几分钟后,轨道舱复压成功,两舱压力平衡。

  地面命令:“请航天员根据地面指令,打开返回舱舱门。”

  镜头切换,返回舱里刘旺坐在最右侧的座位上值班,景海鹏、刘洋不见了。此时,景海鹏和刘洋正在向地面通报轨道舱与对接通道的压力状况。

  他们要进行一项名为“对接面检漏”的工作。因为轨道舱与天宫一号连接处的腔体是真空,需要充气,使之与两侧舱室压力平衡后,航天员才能进入。

  打开对接机构大门时,有四项工作,即检漏、充气、平衡、开门。这个过程不会太快。天上的航天员、地上的操作人员,不停地操作、监控、讨论、通报情况。

  16时05分,身着蓝色服装的景海鹏出现了。他旋转舱门把手,打开了对接机构与轨道舱前舱相接的前舱门。

  神秘的天宫一号实验舱就在眼前,舱门仍然闭锁,门上有个圆孔,可看到天宫一号内部乳白色的舱壁。

  此时,景海鹏、刘旺和刘洋三人均出现在狭窄的轨道舱,举手投足不免有些拥挤,仍然是刘洋拍摄。可能是失重状态下不容易掌握平衡,画面有些晃动。根据计划,他们还要在轨道舱拍摄不少照片,带回来供下一步研究使用。

  不久,刘旺进入对接通道。他检查了捕获锁解锁状态,向地面报告,并取出目标飞行器前舱门钥匙。这把“钥匙”,与我们平常所用的钥匙完全不同。它呈金黄色,长约一尺,其实是一个中部稍宽、两侧稍窄的手柄,像一把尺子。

  开舱门时,航天员要将这把“钥匙”对准一些机构,稍用力扳动。“神舟九号报告,进入对接通道已打开目标飞行器试验舱前舱门平衡阀,完毕!”

  发展

  景海鹏刘旺率先飘入天宫 

  谁将是第一个进入天宫的航天员?

  17时许,谜底揭开。

  此时,画面由天宫一号内部摄像头提供。这个摄像头正对着即将被打开的舱门,等待航天员开启。天宫一号实验舱就像一道走廊。乳白色的舱壁,浅赭色的地面,分布着几排限位器。左侧舱壁上有一块面积较大的军绿色挂帘,挂帘上的中国结十分醒目。右侧舱壁上,固定着一些类似于显示器的设备。

  在返回舱值班的刘洋头戴耳麦,注视着队友的每一个动作。打开天宫之门的历史性时刻即将到来,人们屏住呼吸在等待。天宫一号的舱门轻轻晃动了一下,飞控中心大厅里一阵惊呼,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接着,舱门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

  可能是出于创造历史的责任感吧,舱门开启得并不迅速,舱门另一侧的航天员可能需要一次深呼吸。不久,舱门突然向上洞开,景海鹏出现在门口。他没有立即进来,而是带着灿烂的笑容,用右手远远地向镜头挥手致意。

  然后,他双手撑着舱门两侧,稍一发力,身体略向前飘。他用双手握住舱内“地面”上的限位器,继续向舱内前进了少许。他又抬头挥了挥右手,便俯下身子,熟练地用两只手交替握紧限位器,飘然进入天宫一号。

  顺利飘入天宫,既像神仙般潇洒飘逸,又充满现代科技的轻松与乐趣。飞控大厅里响起一阵赞许的笑声。

  此后,在一阵阵掌声和笑声中,天地之间共享了一个欢乐的午后。

  景海鹏站稳后,刘旺像一条灵活的鱼,游进了舱内。景海鹏伸出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

  景海鹏和刘旺,在舱壁这儿按一下,那儿按一下——他们在做各项复杂的设置和检测,把设备从无人状态转换到有人状态。就像搬入新家,要试试空调,试试电视,试试水电。

  高潮

  三名航天员

  拍“全家福”

  17时10分许,镜头切换。

  刘洋继续在返回舱值班。她仍然照着飞行手册,不时与地面通话。“02已进入目标飞行器,感觉良好!”景海鹏和刘旺打开了舱壁上的一个仪器,就像一台小电视机。

  17时12分许。“神舟九号,我是北京!”

  刘洋的声音传了出来:“神舟九号到!”“请03通知02,关闭××单元!”地面与太空的信息传输一刻不停。

  不久,一个男声传来:“神舟九号,通报天宫一号工况及身体情况!”

  刘旺大声说:“目标工作正常……神舟九号状态良好!”

  “北京明白!”

  17时18分,复杂的测试工作完成了。

  一个男声宣布:“各号注意:我是北京!根据……对接通道正常建立,后续工作按正常计划进行!”

  这意味着天宫-神九组合体通道成功打开,航天员可以在舱内驻留、工作。

  大家等候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结果。

  17时26分,刘洋的到来,使这个欢乐的午后更加妙趣横生。

  刘洋几乎是直接飞进来的。她右手拿着飞行手册,侧身飘进实验舱。刘旺顺势一扶,她便轻巧地站稳了。

  刘洋小心翼翼地翻看着手册,面对“小电视机”设置着什么,头发蓬松,一团黑色缆线飘在面前。

  “咔嚓咔嚓——”飞控大厅里,相机的快门声响成一片,人们都想把三位创造了历史的航天员定格在一个画面中。

  不久,突然传出一声命令:“神舟九号,我是北京!请三名航天员均左转面对摄像头,并挥手致意。”

  正在忙碌工作中的航天员似乎愣了一下,连忙暂停了手头的工作。他们晃晃悠悠凑在一起,相互扶助,在实验舱内站成一排。从左至右,是刘旺、刘洋和景海鹏。

  他们对着镜头灿烂地笑着,不停地挥手,大厅又是一片雷动的掌声。

  刘旺似乎更喜欢握拳示意。就在刘旺握拳、景海鹏继续挥手的当口,站在中间的刘洋却慢慢向后飘去。

  两位大哥连忙伸手,把大笑不已的刘洋拉回到“地面”站稳。

  太空、地面的笑声在此刻交融。

  合影完毕,继续工作。刘洋飘向前方,两位大哥则蹲起马步,试图展开舱衣,将天宫一号的舱门包裹起来。

  结语

  343公里高处并不寒

  这就是最初几小时的天宫生活。这就是真正的天宫工作,没有蟠桃盛宴,没有琼浆玉液,但拥有荣誉,拥有骄傲。

  苏东坡曾写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但9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航天员可以告诉他:343公里的高处,虽非琼楼玉宇,却也温馨感人,令人神往。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王小飞

  特约通讯员 谢波 姜宁

  图片均为视频截图

  特写

  刘洋:

  玩自拍 尽显轻松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