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黑龙江黑土退化严重 粮食产量一半靠化肥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黑龙江黑土退化严重 粮食产量一半靠化肥

曾经肥沃的黑土,如今却面临着重重危机。


 黑龙江黑土退化严重 粮食产量一半靠化肥

龙江县正在农田边干活的大爷。


 黑龙江黑土退化严重 粮食产量一半靠化肥

龙江县的玉米田。


 黑龙江黑土退化严重 粮食产量一半靠化肥

立于嫩江县广场上的拖拉机。


  化肥过量使用、种高产作物和风沙侵蚀威胁“北大仓”  文/图 本报记者张丹 

  一声拖拉机的轰鸣,打破了黑龙江嫩江县良种场里清晨的宁静,青年们赶往土坡的另一边,耕种那一望无际的大豆地。

  6月的黑龙江,田地间依然是绿意盎然,少了几分中部地区的繁花似锦,多了几分“迟到”的悠然。

  去年,黑龙江省粮食生产连续第8年夺得大丰收,粮食总产量首次超过连续10年居全国各省(市、区)首位的河南省,一跃成为全国第一产粮大省。

  黑龙江,这个曾经的“北大荒”,在成就了“北大仓”的辉煌之后,获得了它前所未有的荣光。

  但是,在耀眼的荣光“背后”,或许很少有人能够看到它的“真实”。连年增高的化肥使用量、“高产”的农作物结构调整、风沙侵蚀的威胁,都让黑龙江引以为荣的“黑土地”,正如时间一样,悄无声息地在指缝中慢慢溜走。

  黑土土壤有机质含量最高下降70%、黑土层厚度减少了近一半,专家指出,这些数字昭示着,我们如果还没有认识到黑土流失的严重性,不久的将来,或许将会失去这片“美丽的黑色”。

  现状:

  粮食产量的一半靠化肥

  不用化肥,土地最高减产60%    

  6月14日一大早,龙江县黑岗乡黑岗村72岁的喻殿富就来到自家的玉米地里干活儿。 对于已经与黑土地“合作”了一辈子的喻殿富来说,如今的“高产”时光是最美好的,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点”。他介绍说,过去地里施的都是农家肥,草木灰造的,现在已经基本上没人造了。“不抵现在的化肥,化肥力量大啊。”所以,现在都用化肥,至少要用个两三茬肥。“施底肥、追肥、上尿素,这些都能让产量高。”   

  “我们现在粮食产量的一半,是靠化肥支撑的。”黑龙江土肥管理站站长胡瑞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作为黑龙江省土壤肥料协会会长、黑龙江省土壤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土壤学会理事,胡瑞轩告诉记者,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黑龙江化肥的用量增加了将近十倍。 “玉米过去一亩地也就2000多株,现在平平常常的就3500株,多的四五千株。”植保、病虫害减少、密植等多个因素,也“助力”了现在粮食的高产。

  一直致力于保持黑土土壤质量的胡瑞轩,曾经做了个实验,专门有几块儿地不施化肥。结果,那一年这几块儿地的粮食产量平均减产40%左右,最高减产量能达到60%。不施化肥马上减产,说明土地本身的供营养能力下降,得靠外来养分来供给。

  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如果把种子、化肥、密植等变量的因素都排除以后,黑土地的自然产量,还没有过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高。

  “大豆之乡”变成了“苞米之乡”    

  近年来,尽管嫩江被称为“大豆之乡”,但是真正愿意种大豆的农户,可以说已经比较少了,因为大豆“产量低”、“价钱也不高”,比起高产的苞米,农户一年的收入最多能相差不止一倍。

  “种大豆会对土壤的氮元素有一定补充,但是玉米、小麦等高产作物就不会。” 黑龙江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科技科科长许靖华告诉记者,以往的轮作方式,基本上种三年黄豆、种两年或一年的玉米,但是现在由于玉米高产、价高,许多时候三四年都不会轮作一次。

  这种情况下,也客观上令黑土土壤种的养分流失加剧,使得黑土地更加“孱弱”。此时的黑龙江也面临着这样的“尴尬”,如果轮作种大豆,将意味着“减产”,而如果一直种玉米,也将会面对“化肥依赖症”的高风险。

  黑龙江大豆面积只剩3000多万亩

  胡瑞轩介绍说,过去黑龙江的地产作物,大豆的面积,最高的时候占到6000多万亩,每亩地的产量也就在400斤左右,但现在玉米6000多万亩,平平常常就能够达到每亩1000斤以上。水稻达到5300多万亩,和玉米的产量也差不多。“大豆现在只有3000多万亩了。”

  县里的粮食如何增产,嫩江县农业局副局长李铁辉介绍说,近年来,县里在增加玉米、小麦的种植,压缩大豆的种植。去年玉米还是40多万亩,今年就增加到了80多万亩,嫩江县有650万亩的农田,目标是200万亩。

  诊断:

  三大原因致“黑土退化”

  一、掠夺性经营导致土壤消耗量大于积累量

  中科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农业技术中心科研处处长、中国土壤耕作协会常务理事张兴义表示,经历了这么多年,黑土肯定有变化,就是所谓说的“黑土退化”。 

  他介绍说,黑土地开垦整体来说,就是100来年,开垦田大部分是草地,草地以黑龙江省为例,有机质的含量在8%~10%左右,到现在只剩下3%左右。主要的原因,就是开垦农田,掠夺性经营,用养失调。他举例说,人工一耕作就要翻动土壤,加速土壤矿化分解,加上作物的吸取,这样导致土壤的消耗量大于积累量,就是用养失调。

  “它的问题就在于,黑土比较难生成,形成的难度比较大,形成一厘米大概可能都要一两百年。”黑龙江省水土保持科学研究所科技科科长许靖华表示,根据很多地方做的黑土土壤剖面调查来看,早期的时候,黑土层能够达到50厘米到1米这么深,还是比较普遍的,但“现在主耕作区的黑土层也就在30厘米左右。”

  二、荒漠化风蚀化直接威胁“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