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宁夏西海固移民纪实:兄弟2家凑钱供1家迁出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宁夏西海固移民纪实:兄弟2家凑钱供1家迁出

王志珍家迁入原隆村新居


 宁夏西海固移民纪实:兄弟2家凑钱供1家迁出

王志珍家的老房子


 宁夏西海固移民纪实:兄弟2家凑钱供1家迁出

王志珍和母养花夫妇


 宁夏西海固移民纪实:兄弟2家凑钱供1家迁出

原隆村整齐的新房


  搬离自己的家乡,是王志珍多年的梦想。所以,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留恋。

  6月4日早晨5点过,太阳还没露脸,王志珍一家5口人,连脸都没洗,就带着几瓶水、几个大饼走出父母家的大门。

  他的父母跟到门外,默默目送儿子一家离去。王志珍空着手,迈着大步往前走,始终没有回头。门前路边的沟下,是他住了30多年的房子,他连瞧都没瞧一眼。他的妻子母养花和女儿则频频回头,不住抽泣。

  翻过一道梁,村子就完全看不见了。再翻过不知道多少道梁,才能走出大山。

  在山下的一块平地上,这天上午10点,将有一支由208个家庭、1400余口人、100多辆汽车组成的队伍,告别祖祖辈辈居住的故乡,开拔到300公里外的地方定居。

  几个小时后,王志珍全家将踏上一块新的土地。而此时,他对这块新的土地所知不多,甚至根本没有到过那个地方。

  “总算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坐上朋友的微型面包车,这个37岁的西北汉子长出了一口气。

  这一天,他等了两年。

  别离

  眼前是无尽的沟壑。一条两公里长的土路依山而建,仅容这辆微型面包车勉强通行。透过一侧的车窗往外看,总感觉汽车随时会开到沟里,令人胆战心惊。

  路很陡峭。终于在一个很长的陡坡前,这辆小马力汽车罢工了。一家人不得不下车推行。

  出了土路,是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弯弯曲曲,起伏不平。顺行约4公里,王志珍一家来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原州区石湾村村口。他居住的菜地湾村,是石湾村的一个小组。

  这里是“西海固”的一部分。

  所谓西海固,是指黄土高原丘陵区的西吉、海原、固原、彭阳、隆德等7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统称,是我国最贫困地区之一。1972年,这里被联合国粮食开发署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政府就动员当地人移民。陆续已有60多万人迁出此地。2011年,当地政府启动“生态移民”工程,5年内,又将有35万人搬到新的土地上。完全搬迁后,这片区域将封山育林。

  这一次移民,菜地湾村有3户在搬迁之列。

  6点多钟,石湾村路边已有不少人在等待。一个小时后,将有3辆大巴车,载他们到山下那块平地上。从那里,这些人开始走出西海固,到距离自治区首府银川市约60公里的永宁县原隆村开始新的生活。

  前一天,他们的家当已经装到一辆辆载重卡车上了。所以现在,大家只需携带随身物品。

  一个村民双手抱着一盆他也叫不上名的植物,因为“太喜欢,不舍得丢下”。还有几个村民把小狗装到编织袋中。编织袋上打几个眼,小狗在袋中“汪汪”叫。

  母养花也养了一条小狗。她走到哪里,小狗就会跟着她到哪里。这一次,她本想把小狗也带上,给自己找个“念想儿”,可是王志珍嫌麻烦,她只好作罢。离家的前一天晚上,她特地把小狗关进窝里,免得它跟出来跑丢。

  王志珍临行前的晚上,他的父亲王世成召集家人开了一个家庭会议。老人没有对大儿子王志珍说什么,甚至没看他几眼。老人只是叮嘱王志珍的3个孩子,一定要好好学习。

  “明天我就不送你们了。”老人说完就回到自己房间。可是王志珍的小儿子,分明看见爷爷回屋后流下了眼泪。

  在石湾村村口等大巴时,让王志珍想不到的是,老父亲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两个大男人对视了一眼。还没等王志珍开口,他的小儿子就喊起来:“爷爷,你怎么来了?”

  “我来送送你们。”王世成弯下腰,摸着孙子的头说。

  “爷爷,跟我们去吧,看看我们的新家。”

  “好,爷爷跟着去。”

  王世成说完,看着儿子。王志珍点了点头,始终没和父亲说话。

  今天清早4点过,66岁的老人就起床诵《古兰经》,并特意选了一段“祝福”的章节。儿子一家人出门后不久,他觉得“不踏实”。“离得远了,这辈子不知道还能见几次面。”于是他和老伴商量,决定跟着儿子去看看,顺便再探望3年前迁到那一带的女儿一家。

  老伴也支持他:“去看看吧,回来好和我说说。我就是不在了,心里也踏实。”老伴体弱多病,腿脚不灵便。

  王世成随即打电话给自己的另一个女婿,让他骑摩托车送自己到村口。

  父子二人又站在了一起。爷爷和孙子说说笑笑,不时看儿子一眼。早晨天很凉,王志珍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父亲身上。老人笑了笑,拍了拍停留在他肩上的儿子的手。

  7点多钟,大巴车终于开动了。王志珍靠窗坐着,大儿子静静地依偎着他。爷儿俩都直直地看着窗外。很快,送行的人群就看不见了。

  生出来,活下去

  公路蜿蜒,起伏不平。车上不少人开始呕吐,难受的呻吟此起彼伏。在通往山下的30多公里路程中,即使像王志珍这种常出门的人,也紧锁双眉,身体紧紧地靠着椅背。

  他的妻子及女儿,则每人拿一个塑料袋,低头弯腰,随时准备呕吐。

  “山里人走出来,不容易呀。”王志珍闭上眼睛,长吸了一口气。

  车窗外,是无尽的黄土。裸露的黄土上,间或有一些绿色。

  近些年,西海固部分地区退耕还林,植被明显见好。更早时,西海固多数地方,正如作家张承志所描述的:“这片土地是沙沟连绵的不尽山峦,山上不长树,连草都不长;这里所谓的生活,就是生出来,活下去。”

  王志珍和他的祖辈,多年来,就这么“生出来,活下去”地生活着。

  菜地湾村只有10多户,全是王姓,属于一个穆斯林家族,有上百年历史。听当地的阿訇讲,这一家族,应是清同治(1862-1874)年间为躲避战乱搬迁到此。

  清王朝初期,回民与政府的摩擦不断。同治年间,矛盾加剧导致战争,约有20万回民移民到西海固这一生存条件恶劣的地区。目前,西海固160万人口中,回族占将近一半。

  西海固的平均年降水量不过300毫米,但蒸发量却达到2000毫米以上。干旱的耕地里,即使高产的玉米,亩产也不过200余斤,而种子就得40多斤。

  如果种小麦,平均亩产为100斤。亩产超过150斤的耕地“就算是好地了”。蔬菜更是不敢奢想的事情。即使现在,王志珍家都很少吃蔬菜,常常是就着一碟盐下饭。

  在王世成的记忆中,1970年代初,逢大旱。日头很毒,田地里寸草不生,连山沟里的长流水也断了。当时还是集体化时代,人不能轻易离开村庄。但王世成和几个族人还是偷偷跑出去讨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