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深圳医疗系统反腐5名医院正副院长被捕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黄埔区检察院立案查处南方医院商业贿赂案5件5人 涉案金额120多万

  本报讯 (记者 陈翔 通讯员 陈毅恩、黄达信)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近期,广州市黄埔区检察院立案查处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以下简称南方医院)商业贿赂案件5件5人,其中受贿4件4人,行贿1件1人,涉案金额达120多万元。南方医院护理部主任刘某捷(副处级)以及该院三名护士长被立案查处。

  护理部主任

  每两三个月收一次回扣

  据介绍,自“三打两建”工作开展以来,医疗系统商业贿赂案件再次成为职务犯罪的高发区。在黄埔区检察院查办的南方医院系列案中,犯罪对象集中在医用耗材的回扣,凸显医院对医用耗材的监管漏洞。检察人员在相关总结中介绍,此案涉案人员身份集中,护士长和护理部主任均是对医用耗材的选用或使用有决定权的人员,被立案查处的5人中,均是高学历的医科类的知识分子,其中硕士研究生学历的3人,本科学历的2人。

  检察人员在相关总结中说,受贿人犯罪手段隐蔽、简单。行贿人代理的医用耗材品牌已进入南方医院医用耗材库,在耗材库中挑选其中一个品牌的耗材在临床中使用,临床科护士长有着自主决定权。为了让其代理品牌的输液器等耗材能在临床中被使用,行贿人以回扣的形式给予护理部主任、临床科护士长好处费,并让护理部主任给护士长“打招呼”。护士长根据其岗位权限在耗材库中选择涉案品牌耗材属于“合情合理”,“外人无法看到背后隐藏的问题,犯罪手段较为隐蔽。”护理部主任刘某捷在2009年至2011年间持续作案长达三年,每2至3个月收受一次普及公司送来的回扣,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涉案金额平均下来每个月在五六千元。

  建议定期轮换

  符合要求的品牌

  黄埔区检察机关由此提出对策:完善医用耗材使用管理制约机制,强化对医院重点岗位人员的监督管理,通过对重要岗位、业务风险点进行全面的排查,对风险点上的权力予以必要的监督制约,做好廉政预警;同时增加医药或耗材库中各品牌的使用随机性,定期轮换符合要求的品牌;增加医用耗材采购、使用的公开透明度,让群众明白消费,并赋予群众对医用耗材的选择权。

  深圳检方披露医疗反腐案9名高管名单

  个别院长受贿额高达数百万元

  本报深圳讯 (记者 王纳 通讯员 孟广军)近期深圳检察机关在医疗系统掀起的“反腐风暴”广受社会公众关注,本报已经进行了多次报道。昨天,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向媒体通报了案件最新进展:在6月份立案侦查的16人中,5名医院正副院长、4名科室主任因涉嫌受贿罪已被检察机关决定逮捕,另外7人被依法取保候审。

  检方首次披露了被决定逮捕的9名犯罪嫌疑人名单。他们分别是:南山医院院长张某某、横岗医院院长孔某某、坪山医院院长蔡某某、光明医院院长苏某、西丽医院副院长王某某、市妇幼保健院放射科主任曹某某、市三医院口腔科主任李某某、宝安医院药剂科主任张某某、坪山医院药剂科主任黄某某。

  “我们重点打击在医疗设备、器械、耗材和药品采购过程中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损害国家和群众利益的医疗管理人员,特别是其中负有行政管理职能的国家工作人员。对于收受回扣较少、情节较轻的普通医务人员从宽处理,以保证人民群众正常的就医需求。”

  办案人员透露说,极个别医院院长涉嫌犯罪的行为较为恶劣,在基建、设备、药品、人事每个环节均有受贿。据本人初步交代,受贿数额高达数百万元之多。

  珠海一医院院长涉受贿和失职被诉

  院长受贿46万案发后全退赃

  本报珠海讯 (记者 陈治家 通讯员 苏倩雯、庞博)珠海一医院院长因涉嫌受贿和失职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昨日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据了解,被告在担任珠海某医院院长六年间收受药品及医疗设备供应商贿赂共计46万,同时因采购一台CT机时把关不严被控失职。

  经查明,被告人汪某2005年至2011年间利用珠海某区医院院长职务之便,收受相关药品供应商及医疗设备供应商贿赂共计46.1万,期间在药品招标采购过程中,被告承诺给予李某球等六名药品供应商提供关照和方便,收受李某球等六人贿赂款9.1万;在采购多功能平板数字胃肠机等多种医疗设备过程中,被告通过向医院相关工作人员打招呼,以及在招标前事先将医疗设备采购清单和有关价格信息提供给医疗设备供应商等方式,给予医疗设备供应商陈某平、郑某寨关照,收受两人贿赂共17万元;在该院X线摄影系统及数字化放射科系统采购过程,被告在确定采购珠海某通科技公司相关产品后,指使何某珈(另案处理)出面与供应商谈具体事宜,在《项目采购合同书》签订后,2007年至2009年,被告通过何某珈多次收受供应商贿赂款共计20万,其中被告分得12万,何某珈分得8万。

  案发后,被告退缴了所有赃款。一些熟悉被告的人和医院部分工作人员反映,该院长已近退休年龄,平时为人和善,工作兢兢业业,晚节不保非常可惜。

  业内人士:

  医疗耗材成商业贿赂“新黑洞”

  南方医院护士长因为商业贿赂被检察院立案调查,很多人不解:护理工作者一向在医院处于从属的位置,为何她们手中的权力也能滋生腐败呢?

  护理人员对低值耗材有“话事权”

  对此,广州市人大代表、资深医院管理者、血液科专家陈安薇分析说,事实上,护理人员是医嘱的执行者,很多环节上,她们也是掌握“话事权”的,例如医疗耗材的选用就是其中一项。在护理工作中,每天都要使用大量的一次性耗材,包括针管、输液管、敷料等,医生一般不会过问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所以就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了行贿和受贿的空间。

  “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医院管理制度的缺失。”陈安薇说。

  高值耗材“黑洞”水更深

  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相比起其他高值耗材的腐败问题,护理人员所掌控的低值耗材黑洞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陈安薇指出,近年来手术中使用的耗材多是动辄上百、上千甚至上万元的“新式武器”:几千元一块的骨科钢板、几百元一个的止血钛夹、几万元一个的心脏支架……手术中到底该不该用?该用多少?目前我国根本没有相关使用准则,也没有相关主管部门对医生使用高价耗材进行监管。

  记者在采访中就碰到过不少案例。今年49岁的梁女士上月因肺癌而接受了一次肺叶切除手术。术后,梁女士收到一张3万多元的手术费用清单,上面除了几千元“手术费”和“麻醉费”之外,其余的钱几乎全花在医疗耗材上。清单上最贵的一项耗材费要数4000多元的“钛夹”,医生在手术中用了20多个,每个200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