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上海拟征收聂耳旧居未明确是否保护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上海拟征收聂耳旧居未明确是否保护

  公平路185弄86号,85岁郑奶奶站在已经居住了65年之久的弄堂里回忆聂耳旧居的变化。早报记者 王辰 图


 上海拟征收聂耳旧居未明确是否保护

  聂耳在拉小提琴,1935年初,23岁的聂耳创作了著名的《义勇军进行曲》, 当年7月17日,聂耳在日本藤泽市游泳时不幸溺水身亡。


  公平路185弄86号

  约1930年7月,聂耳因参加革命活动被告密后逃至上海,公平路185弄86号正是他到达上海后最早的居住地,一直居住到次年4月。聂耳在公平路185弄86号旧居生活时间只有9个月,考虑到聂耳短暂一生为中国革命做出的杰出贡献,2004年1月,虹口区政府将这处旧居公布为“历史遗址”。

  此后,聂耳又先后迁居霞飞路(现淮海路)1258号与霞飞路1518号曹家弄。

  早报记者 储静伟

  今年是中国著名音乐家、国歌作曲者聂耳100周年诞辰,一则关于上海虹口区聂耳旧居将要拆除的消息激起热议,有市民对此扼腕叹息,也有文物保护者表示坚决反对拆除。

  上海是聂耳生前工作、成名的主要居住地,聂耳旧居位于公平路185弄86号,早在2004年,虹口区文化局就将其登记为历史遗址纪念地,并挂牌保护。

  针对聂耳旧居的去留问题,6月22日,虹口区规划、文物等有关部门举行会议进行专题讨论,前往参加会议的市文物保护专家一再阐述聂耳旧居保留的意义,会议最终达成初步决定,征收包括聂耳旧居在内的整个公平路185弄,将来是否保护、怎么保护?会议并未达成一致。

  聂耳曾在此租住9个月

  今年3月9日,虹口北外滩的公平路185弄宣传栏上贴出一张公告,顿时成为居民热议的焦点——北外滩89街坊地块将面临旧区改造,该弄堂86号的聂耳旧居亦包括在其中。随着大家的热议,网络上开始流传着聂耳旧居将要拆除的视频,这段视频将大家对聂耳旧居的关注和议论推向更高潮。

  聂耳旧居怎么能拆除?一时间,众人在网络上开始拯救“虹口区公平路185弄86号”的呼吁。

  公平路185弄86号,这里曾是著名音乐家聂耳在上海最早的居住地(1930年7月聂耳租住在此直至次年4月)。如今,86号房子水泥墙上刻着“聂耳旧居”四个字的铜牌提醒着世人,80多年前,一位年轻的音乐家曾在此生活。铜牌为虹口区文化局所立,2004年1月,虹口区将86号列为“虹口区历史遗址纪念地”。

  记者近日来到公平路185弄,这里是典型的上海石库门式建筑,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坐北朝南,木质的房门与窗户,清水砖墙与红瓦。弄堂虽不宽阔,但比起外面的马路,足给人以闹中取静之感。现在,这里居住着“72家房客”,几乎每一、二十平方米的房子就住着两三口人,老人居多。

  记者采访居民时,几乎每一位年龄稍大的居民都知道,上世纪30年代,聂耳曾在这里租房居住过。“可惜呀,这个房子留不久喽!马上旧区改造,都要拆掉。”一位居民指着弄堂公告栏告诉记者。一份公告上明确显示,包括公平路185弄在内的北外滩89街坊都被纳入旧区改建范围,目前正在对旧区改建进行“意愿征询”。

  屋子几经转手物是人非

  聂耳旧居是86号二楼最北侧的一间房子。通过狭窄而陡峭的楼梯,在一扇斑驳的木门背后,就是聂耳曾经租住过的房间。如今斯人已去,这间屋子几经转手,早已物是人非,当年聂耳曾经使用过的物品也无一留存。目前,这间房子仍然作为民居使用。

  “我从1993年来这里,已经在这里住了快20年了。”显然,房东刘必芳女士对于记者的访问并未感到意外。刘女士如今已经退休,退休前在自来水公司工作,房子是单位分配给她的,面积一共才14.5平方米。她不知道自己是这套房子的第几任主人,但自从入住这间房子后,常常有一些人慕名前来寻访,“这些人里,大多是聂耳的崇拜者,有一些研究者,也有一些聂耳的老朋友,还包括日本友人。”

  刘必芳说,以前她并不了解聂耳,随着越来越多的访问者来这里,她一遍遍地“被动”地听说着聂耳的事迹。如今,许多聂耳的故事她也能津津乐道了,“几年前,我女儿读小学时写作文,就写了聂耳旧居的故事,还获了奖。”现在,她也常常为能与聂耳这样的名人“同住”一幢房子而自豪。

  刘家的隔壁,曾经是一位90多岁的老邻居。“这个老人生前就是聂耳的邻居,可惜前几年他去世了,我们这幢楼再没人曾经见过生前的聂耳了。”刘女士记得,老邻居生前常常“夸耀”,看过聂耳生前在房间里创作,还经常看到他在二楼拐角的小晒台上拉小提琴。如今,小晒台已经被居民封起来,成为房子的一部分。

  《聂耳》电影曾在此取景

  在刘必芳的印象中,上海著名作曲家孟波先生就常常来聂耳旧居访问,“前几年还来过一次,还带着一批人。”孟波是中国著名作曲家,解放前就开始从事音乐创作,并曾经与聂耳有过交往。

  记者查找资料发现,孟波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当年聂耳位于公平路185弄86号的屋里有一扇老虎天窗,外面还有个小阳台,他当年经常在此拉提琴作曲。有一部名叫《聂耳》的电影,就是根据聂耳在此创作时的真实情景拍摄的。

  孟波的哥哥孟君谋当年是联华影业公司的制片人。在孟波的回忆中,有一天,哥哥带他去联华影业公司的摄影棚,他第一次见到了聂耳,当时聂耳正在辅导合唱队唱歌。相比孟波,他哥哥孟君谋与聂耳接触的机会更多,孟波经常听哥哥说起聂耳的才气与灵气,聂耳演戏、唱歌、作曲等,什么都拿得出。

  孟波也肯定地告诉记者,聂耳是因参加革命活动被告密而转至上海公平路的,时间大约是1930年7月,公平路185弄86号正是他到达上海后最早的居住地,一直居住到次年4月。

  此后,聂耳又先后迁居霞飞路(现淮海路)1258号与霞飞路1518号曹家弄。“根据后来的考证,聂耳创作国歌应该是在霞飞路1258号。”上海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处长曹力奋介绍说。

  选择恰当方式昭示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