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陕西假学历司法副局长经历:煤二代混迹官场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陕西假学历司法副局长经历:煤二代混迹官场

因为煤炭资源,芦草畔村已今非昔比 本报记者 李勇钢 摄


 陕西假学历司法副局长经历:煤二代混迹官场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芦草畔村一角 资料图片


 陕西假学历司法副局长经历:煤二代混迹官场

2007年,刘利荣家族出资给村民们修建的免费别墅 本报记者 李勇钢摄


  府谷县司法局副局长刘利荣因文凭档案造假被免职,表面看来是一个“煤二代”试图跻身官场、官商利益勾兑的样本。但在其背后,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一个“农二代”千方百计向上游动想跳出农门,终因造假被叫停的故事。

  “有钱还要有势”,是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社会潜规则,能否打破这种怪圈,值得全社会反思。

  和大多数陕北后生一样,1984年出生的刘利荣也迷信“豹子号”。比如他的手机尾号为四个9。

  但5月中旬以后,这个号码则长时间处于“关机”状态。陕西省府谷县司法局办公室,不仅刘利荣办公室大门紧锁,就连局长李瑞华的办公室也敲门无人应、打电话也不接。接近刘家的当地人告诉记者,刘利荣在“局长门”事件后就离开了府谷,“如今反正不在陕西,谁也联系不上”。

  一个多月前的5月22日,府谷县官方发布消息,称早前被媒体质疑的县司法局副局长刘利荣高中、专科学历均系伪造,遂免去刘的职务,给予其留党察看处分。

  此前,这位28岁的副局长,和他的直接上级领导——司法局局长李瑞华被指学历、履历造假。府谷县在证实刘利荣学历和履历造假的同时,否认了网络对司法局长李瑞华的质疑,称李学籍档案完整,工作经历清楚,有关任职和调整符合规定。

  从2010年4月下旬被任命为司法局副局长,到2012年5月下旬被免职,刘利荣在副局长的位子上一共待了25个月。

  上学、当兵跳﹃农门﹄

  刘利荣辍学去当兵,听到这个消息,同学胡成来羡慕了好久。在中国农村,考大学、当兵提干、进城接班是大多数农村青年跳出农门的三个途径。考大学,刘利荣肯定不行,接班,他爸也是农民,当兵倒是个好办法

  这个初中未毕业的80后,之所以备受社会关注,主要因为他有一个“煤二代”的特殊身份。当今社会,“煤二代”是一个让许多人“羡慕嫉妒恨”的群体。

  从府谷县城出发,沿神府一级公路向西北,约20分钟就到了陕北能源化工重镇——府谷县新民镇。

  官方的公开数字显示,2010年,该镇农民人均纯收入1.45万元,是陕西省农民人均纯收入的3倍多。该镇2011年完成生产总值97亿元,为国家上缴税金达14.08亿元。先后被评为全国先进镇、陕西省重点镇。

  历史上的新民镇以农牧业为主,环境恶劣,十年九旱,穷乡僻壤,土地瘠薄,农民年纯收入不足百元。温饱解决不了,许多人拖儿带女走“墚外”、跑“后套”(指内蒙古)谋生。

  刘利荣是新民镇芦草畔村人。

  芦草畔村距离府谷县城约20公里。一本描写刘氏家族创业史的公开出版物这样描述早年的芦草畔村:初春时节,芦草畔村依然沉浸在春寒料峭之中,凄冷的西北风肆无忌惮地从光秃秃的山梁上吹过,散落在山崖上的土窑洞和破落的土围墙院落显示不出丝毫的生气,只有小心翼翼地行进在羊肠小道上的毛驴驮子能让人们知道,这里是一个村庄……

  芦草畔村的“荒凉落后”一直持续到80年代初期。1981年,陕西省一八五煤田勘探队进入新民镇一带“找煤”,并随后宣布有煤炭重大储量发现。

  刘利荣出生的1984年,正是府谷“全民开矿”如火如荼的时候。当地人回忆说,那时,穷怕了的县委县政府很支持私人办煤矿。开矿的手续很简单,只要你掏10元钱办证费,就可以拿到盖着当地政府大印的煤矿开采证。“当时都是干部上门为群众办理采矿权,却很少有人办。”因为道路不通、销路不畅,一车煤5元钱都卖不出去。

  当地和刘家熟悉的人回忆说,和许多做煤的人一样,刘家的煤矿事业刚开始也是举步维艰,最困难时煤卖不出去,还外欠了数十万元的高利贷。尽管负债累累,尽管许多人将煤矿当包袱以很便宜的价格变卖还债,但刘家始终没有放弃。用刘利荣大伯刘彪的话说:“相信总会有翻身的一天。”

  在1998年,即使是当今陕西首富、总资产超50亿的高乃则那时也举债在新民镇买了一家“小作坊”式的煤矿,也是在艰难困苦中度过他人生最难熬的日子。

  那时的刘利荣还是个不懂事的少年,刚上初一,家族的艰难或辉煌暂时和他还没有关系。

  曾和刘利荣一起在新民镇中学(初中)读书的胡成来回忆,刘利荣1998年秋天到新民镇中学读初中,和他是邻班。中学时代的刘利荣不善言谈,属于那种见一面不大能被记住的同学。“当时陕北的煤炭市场还很萧条,刘家还没有崛起,刘利荣在学校和班里都属于很普通的同学,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为人处事!”

  而新民镇中学许多老师都表示,在“局长门”事件发生前,几乎没有人对昔日的这个学生有印象。

  按照当地知情人的描述,大约2000年秋天,正在新民镇中学读初二的刘利荣突然辍学了。上世纪90年代末的陕北能源经济开始初露端倪,于许多男孩子而言,辍学是很正常的事:或因为家庭经济原因,或因为想出去打工闯天下。

  由于在学生时代表现普通,辍学后刘利荣的去向也很少有人关注。据胡成来讲,刘辍学去当兵,他还是后来偶尔听刘家的一个远房亲戚说的。

  听到这个消息,正在读高中的胡成来羡慕了好久。因为在中国农村,考大学、当兵提干、进城接班是大多数农村青年跳出农门的三个途径。考大学,刘利荣肯定不行,接班,他爸也是农民,当兵倒是个好办法。

  但同时,他也产生了一个疑问:不是说高中毕业才能去当兵吗?可刘利荣初中都没读完啊!

  芦草畔村一村民分析说,1999年府谷煤矿最低谷的时候,也是刘家最艰难的日子。刘利荣当时学习成绩一般,家人可能也意识到考大学无望,所以就设法让他辍学去参军。

  初中辍学的刘利荣如何以高中毕业的身份去的部队,府谷县官方在5月份的通报称,刘利荣高中文凭系伪造。

  给领导开车的﹃临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