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德国媒体发文揭露达赖与美中情局关系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德国《南德意志报》发表长文揭露达赖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关系——

  神圣的表象

  编者按:德国《南德意志报》6月8日发表《神圣的表象》一文,对上世纪50年代达赖集团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关系及达赖的虚伪面目进行了揭露。该报在编者按中指出:“纯粹和平主义的代表人物达赖喇嘛对中情局在西藏活动的了解,很可能比他迄今承认的多得多。如今,暴力的阴影落到了这位神王的头上。”文章发表后,在德国、意大利等西方国家读者和网民中引起较大反响。本报现转载该文的中文译稿,以飨读者。

  中情局特工约翰·肯尼思·诺斯(John Kenneth Knaus)在第一次与达赖喇嘛会面前,感觉颇有些紧张。在此之前,中情局代号“圣塞克思”(St Circus)的秘密行动已经开展了8年。被称为“公司”(Company)的美国中央情报局在训练营对西藏游击队进行培训,并为其提供数以吨计的武器,用以对付共同的敌人——共产主义中国。神王也同样得到资助:中情局每年向其汇款18万美元,在秘密文件中,这笔款项被注明为“提供达赖喇嘛的资助”。

  中情局该项行动负责人诺斯1964年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拜见达赖之前,当然并没有指望能够得到这位宗教领袖与非暴力代表人物的热忱感谢,但是受到如此冷遇却也出乎他的意料,现年89岁的诺斯在马里兰州塞维蔡斯的住所里回忆道。毕竟,那时他们是盟友。中情局在西藏的联络人是达赖喇嘛的一位哥哥。“我毕恭毕敬地走到他面前”,诺斯说话时像祈祷一样双手合十,“那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冷漠的会见之一,非常形式化,很合乎礼节”,平时不乏热情幽默的达赖喇嘛,“显然并不愿意对我表示欢迎。”

  多年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达赖喇嘛要刻意与他保持距离。这位西藏精神领袖清楚地知道,来客的身份意味着什么:毒药、谋杀与恶行。诺斯说,“对他来说,我代表着与暴力的关系,身为佛教徒的他当然不能表示赞同”,至少不能公开赞同。

  对于达赖喇嘛这位高不可攀的最高道德权威来说,这种关系是难以解释的。像他这样的人物,一言一行当然要符合自己所宣扬的教义。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由劣迹累累的中情局资助和组织的游击战与达赖喇嘛所传递的非暴力抵抗的温和讯息,两者之间都存在着巨大矛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西藏游击队和中情局——听起来就像将教皇、女人和保时捷放在一起令人不可思议。但是,这个世界有些时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

  诺斯这番话是面对美国电影导演丽莎·凯西(Lisa Cathey)的镜头讲的。凯西为其导演的纪录片《中情局在西藏》进行了30余场采访,对诺斯的采访是其中的一个。该片预计将于年内制作完成。凯西将其中部分采访提前发布在kefiblog.com网站上。在这些视频中,人们可以看到和诺斯一样的退休特工和白发苍苍的抵抗战士,他们一心想在离开人世之前,把那些他们曾认为十分重要的事情告诉世人,告诉人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用闲聊的口气,讲述着一场被遗忘已久的极端血腥的战争。这场战争从1955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初。最初是在西藏,之后,1959年在尼泊尔。该片导演首次接触这一话题,是在7年之前。当时,她问父亲克莱·凯西(Clay Cathey),为什么要把“西藏自由”的标签贴到自己的高尔夫球车上。父亲说,他曾经作为中情局的工作人员,在美国中部的科罗拉多州对西藏游击队队员进行培训。她觉得,这是一段有必要认真讲述的历史。尽管她对西藏怀有一种“心有所系”的感情,但是她仍然希望提醒人们对中情局曾经扮演的特殊角色予以关注。“这与大多数人对西藏的印象,与和平与非暴力,当然是有冲突的”,凯西说。

  也许目前时机已到。“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终于可以把那些秘密说出来了”,一位西藏老兵在采访中说。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便有一些关于中情局和达赖喇嘛的书籍和电影面市,但很多事情仍然扑朔迷离,真伪难辨。他是在事后才了解到藏族同胞开展武装斗争的全部真相的,这是达赖的标准表态。没有争议的是,他的两位兄长很早就与中情局建立了联系,此后,中情局成为西藏游击队的赞助者。“我哥哥认为明智的办法是,尽可能让我避开这些消息”,这位西藏宗教领袖在自传中这样写道。

  他们用闲聊的口气,讲述着一场被遗忘已久的极端血腥的战争

  《南德意志报》和电视杂志“全景”(Panorama)栏目经过调查得出结论:达赖喇嘛与中情局的关系,比他承认的更密切,他对事件的了解,也比他承认的多得多。除了老兵们某些十分坦率的表白之外,几年前曝光的一些美国政府绝密文件也指向这一点。此前,这些文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虽然无法证明达赖喇嘛是在撒谎,但他从来没有说出过全部的真相;而虽然他所扮演的角色难以知晓,但是他对待这一问题的态度看似并不真诚。而对于一位觉者来说,真相从来都不应该以复数的形态出现。

  根据许多佛教徒的说法,十四世达赖喇嘛是1391年第一次降临人世后,经过一次次轮回,1935年7月以农民之子的身份再次返回人间。他被信徒尊为“神王”、“观世音菩萨”、“智慧的海洋”、“手持白莲者”、“无与伦比的上师”和“满足愿望的如意宝石”。虽然这位获得过95个高级或最高级奖项、拥有数十个博士头衔的“尊者”——除他之外只有教皇享有这一官方称谓——曾经说过,他“愿做每个人心目中希望的那个人”,但是这个世界——除了北京政府——恐怕并不愿意看到,他曾是冷战时期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颗棋子。与中情局的直接关系与其最高道德权威的身份完全不符。

  达赖喇嘛同时也代表着正义与和平,而中情局既不是祈祷团,也不是虔诚的兄弟会,它意味着对专制政权的扶植和支持,意味着谋杀、绑架和迫害,迄今依然如此。它曾是美国外交看不见的一只手。他们一手策划推翻民选政府的暴动,通过所谓“改变健康状况委员会”(它确实是叫这个名字)做出决议,暗杀不受欢迎的政治对手。“如果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是有危险的”,中情局前局长乔治·特尼特1997年夏天上任时说道。无论任何年代,这都是一条明智的忠告。

  当达赖喇嘛的密使首次来建立联系时,“公司”里已经可以嗅到一丝紧张的气氛。中情局1968年的一份备忘录显示:“中情局的西藏计划……是建立在美国政府1951年和1956年对达赖喇嘛所做的承诺之上。”达赖喇嘛的密使于1951年通过美国驻新德里使馆和驻加尔各答领馆同美方进行了首次接触,会面的主题是军事和资金援助。达赖喇嘛的一个哥哥也参加了会面。同年,美国国防部在致达赖喇嘛的信函中同意为西藏抵抗运动提供“轻武器”,并许诺给予资金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