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经济学家茅于轼:有一定的贫富差距不是坏事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经济学家茅于轼:有一定的贫富差距不是坏事

图为: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讲座中思维敏捷,幽默风趣。


  亚心网讯(文/首席记者 郭倩 图/李铁军)“30多年的改革开放,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到底是对还是错,我们还是采用科学的方法,说一说事实。”6月25日,83岁的茅于轼出现在了新疆财经大学的图书馆学术报告厅里,受邀为该校的学子和老师作《中国改革与发展问题》、《人文经济学——不用数学的经济学》两场报告会。

  花白的头发,颀长的身躯,满面笑容,讲座开始以及结束都忘不了鞠躬致意,这是茅于轼给听讲者的第一印象。

  作为国内著名经济学家,他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是国务院授予的突出贡献科学家,现任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常务理事。

  “谈改革与发展,很容易讲到总结经验。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经常有人问我,我们的路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总结了一下,至少在四个方面我们的成就是显著的。”讲座一开始,茅于轼直奔主题,抛出观点。

  成就一,中国的经济发展使5亿多人脱贫,为世界贫困人口脱贫做出了重大贡献。根据世行披露的统计报告,全球八成脱贫人口都发生在中国。“尽管目前中国仍有低收入人群,但就是这部分人的收入也强于过去了。”

  成就二,中国GDP年均增速高达近10%,这意味着财富总量增长超过20倍,人均增长15倍,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出口国和制造国,也是第二大经济体。落到个人头上,个人现在一个月的收入比过去一年的收入都多。

  此外,茅于轼表示成就还体现在中国在国际上地位的提升,国家政治也有进步。

  但是有成就,并不代表着可以忽视问题。近几年,贪污腐败、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无不紧紧地牵扯着公众的神经。“这些都是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贫富差距,基尼系数接近0.5,跟美国不相上下。”茅于轼说。

  大家关注收入差距固然不错,但更重要的是社会的垂直流动性,即人们从低收入阶层向上移动到高收入阶层(或相反)的机会。

  “我们的未来要将收入差距控制在合理的幅度之内,但也不可能消灭贫富差距。相反,有一定程度的贫富差距不是坏事。没有贫富差距,就相当于大家一起吃大锅饭,干多干少都一样,你会发现缺失了激励你上进的力量。”茅于轼提醒说,不仅仅要去关注收入差距,而应该更多的看到社会垂直流动性畅通的问题,要能保证贫穷的人、底层的人通过自身努力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

  目前社会的垂直流动性越来越小,并使得社会缺乏活力。造成垂直流动性越来越小的原因在于出现了利益集团。茅于轼直指,垄断行业把持了很多机会,“圈子”外的人很难进得去,比如,垄断集团工资比外面高很多,但外面的人很难进入。这些利益集团形成牢固的结构,妨碍了垂直流动性。

  “中国进一步改革的核心问题就是打破垄断,取消特权。”茅于轼说,没有竞争就没有效率。

  本网记者对话茅于轼:

  “面对那些骂声,我没有时间去生气与驳斥”

  “民间借贷肯定是利大于弊,非常值得推广”、“18亿亩红线不靠谱”、“经济适用房不应有独立厕所”……

  不论是以知名经济学家的身份,还是对一个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来说,茅于轼的很多观点,往往会把自己置于争议之中。

  “我说过的一些话有的被断章取义了,面对那些骂声,我没有时间去生气与驳斥。”茅于轼如是说。

  有人说茅于轼是当代最具争议的经济学家,对于这个称呼,茅于轼微皱一下眉头:“网上有多少人在骂我,这个问题我问过旁人,其实对一个人的观点,自然有人赞成,有人批评,这一点都不稀奇。”

  记者:怎么看待这些网民评价?

  茅于轼:有的言语很尖锐,我以前就遇过,有人扬言要到我家揍我,这些批评的话里,大概有90%都是乱骂,还有10%属于有一定道理的。

  记者:面对这些批评,甚至是谩骂,您会怎么对待?

  茅于轼:基本上没有时间理会,我不会为这些事情生气。我每天都很忙,有大量的事务要处理,时间都不够用。其实我上网主要还是查收邮件,一天邮箱里大概会有七八十封邮件,别人辛苦写来的,我总要回复一下。

  记者:那属于10%的有一定道理的,您也会回复吗?

  茅于轼:一般不会,主要还是顾不上。但也会选择其中几条,统一回复一下,比如发微博,或者博文,一并给大家回应。不仅仅是批评,你看一看我的博客,里面有很多我回答别人提问的博文。

  记者:我听说有个新疆财大的研究生,有本书买不到,跟您说了,您这次来还把书也买了一并带来?

  茅于轼:是,每天都有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找我来帮忙,有找我申冤打官司的,有各种各样问题问我的,还有邀请我参加活动的,找我介绍工作的,还有一个农民问我,怎么才能发家致富,好多问题我也没有办法。

  记者:您是怎么答复那个农民的?

  茅于轼:我就是告诉他,你擅长什么,就做好什么,擅长种地,就好好种地,就一定能过好日子,一夜暴富就不要想了。

  茅于轼说,在中国,由于过去30多年来的改革开放,不但经济上取得空前伟大的成就,在政治上也有突出的进步。

  记者:你怎么理解自由?

  茅于轼:自由可不是随心所欲。如果你随心所欲了,别人就不自由了。简单地说,自由就是不允许干损害别人自由的事情。

  记者:我们的社会如何体现自由?

  茅于轼:每个人都不去干涉别人的自由,这样一来每个人都能生活在没有人干涉你的自由环境中,于是每个人都得到了自由。这句话听着有点绕口,孔子有一句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跟我主张的自由差不多。

  记者:怎么来实现自由?

  茅于轼:找到最容易干涉别人自由的人,约束他,别人的自由就有保障了。谁最容易干涉别人的自由?特权阶级,因为我一直说最需要约束的就是特权阶级,要取消特权。

  记者:您追求自由的境界,是不是也达到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茅于轼:恰恰相反,我不赞成这一观点,而更愿意把这看成是一种诗人的发挥。如果大家都这么干,那这个社会就太可怕了。我希望我自己能够享受人生,并且帮助别人享受人生。当然生活中有很多高尚的目标值得我们去追求,但尽量不要牺牲自己,一个社会靠的是和谐,不是竞争。

  回顾茅于轼的经济学之路,在20世纪70年代末到20世纪80年代初,他关注的经济学中的最优化问题:如何给土地施肥使得产量最大?如何调整汇率使得对GDP的影响最优?

  1985年,《择优分配原理——经济学和它的数理基础》一书出版,被称为是一本重新构造了整个微观经济学的著述,并奠定了茅于轼作为经济学家的地位。但他后来慢慢地发现,经济学不仅是数学问题。

  记者:数学解决不好的经济学问题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