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上海地铁5月过万人次逃票 有人钻闸机进出站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地铁:“理想国”的成本

  即便抓住所有逃票者并以最高5倍票款来处罚,这样的执法成本高得惊人。

  记者—金 姬

  不久前,上海轨道交通1号线上海火车站站有乘客钻闸机逃票,地铁工作人员在劝阻时反被乘客辱骂殴打。在舆论一致谴责逃票者的不文明行为时,大家不免要问:地铁逃票为何屡禁不止?

  如果不考虑社会风气和个人道德问题,单从执法成本来说,抓逃票有时会得不偿失。事实上,世界各地的地铁都会有一定的逃票率,而上海目前的逃票率并不算高。

  抓住一个算一个?

  根据2011年的一次统计,作为目前中国线路最长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上海地铁全网络每天逃票人数约占地铁客流总数的0.16%左右,而大客流车站逃票人数则要占到2%-3%。如果以全网络日客流600万人次计算,几乎每日有近万人逃票,以每张车票最低3元计算,上海地铁一年损失至少1000万元。

  对此,上海地铁运营管理中心(下称“运管中心”)对《新民周刊》表示:逃票损失系媒体自行推算,且基数、采样不正确,不能以“平均”推算,一年损失1000万元不实。就拿今年5月来说,上海地铁在这一个月里共查处逃票15739人次,现场补票及加收金额共计37823元,环比上月下降27.34%。

  事实上,去年11月开始,上海地铁各运营公司与对口派出所及公安民警、保安、协警等联合组成专门的执法稽查队伍,在全网络随机对重点车站“四乱”(乱发小广告、强行乞讨、非法兜售、非法设摊)及逃票等现象进行联合执法稽查,严查乘车逃票行为并最高加收5倍票款处罚。半年多来,上海地铁每月查处的逃票人次和补票罚款数据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抓住的逃票者在不断下降,那没抓住的呢?

  不少网友表示,自己曾看到地铁里有人钻过或跳过闸机进出车站,或是两个人一起挤进闸机通道,由于当时正处上下班高峰或人流拥挤,地铁工作人员根本管不过来。此外,还有一些人伪造或冒用他人的各种证件进出车站。也有人利用交通卡非正常进出站,按最低价补票这种方式偷逃票款。这些“逃票一族”让地铁工作人员防不胜防。

  如果调出每天所有监控录像,仔细甄别,即便抓住所有逃票者并以最高5倍票款来处罚,这样的执法成本高得惊人。所以,上海地铁目前每天究竟有多少人逃票、损失多少票款,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票价太高?

  根据运管中心的统计,目前上海地铁的逃票主要群体是上班族和外来务工人员,逃票大多是为了降低出行成本。

  不可否认,上海地铁的票价在中国内地算是高的,目前票价是0~6公里票价3元,6~16公里票价4元,16公里以上每10公里增加1元,最高为9元。2008 年开始,上海实现了全市范围内所有地面公交线路与轨道交通的“联乘优惠”,市民在90分钟内持同一张交通卡在轨道与公交之间(包括公交之间)换乘,可享受1元的票价优惠。即便如此,北京地铁一律2元,广州地铁2元-7元,深圳地铁2元-6元,南京、沈阳、西安和成都地铁都是2元-4元。在上海坐地铁的确不便宜。

  上海地铁方面曾经向市民解释过地铁票价的制定依据:首先,上海地铁因地基为软土地,需要依靠大量的国外进口设备,地铁造价昂贵,这势必影响地铁票价。其次,上海地铁建设前动迁了大量的居民和企业,这笔高额费用也需要从往后的地铁运营中支出。此外,上海地铁建设资金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市区财政收入,不过这一部分数量有限;二是项目贷款,主要以上海久事、城投两家公司出面举债,借入内外债再转投入项目中。虽然上海地铁客流较大,但票价收入远远不能弥补上海地铁的成本,正常运营还需要靠广告收入以及政府的补贴。

  针对市民抱怨地铁票价过高,上海地铁去年12月已公开表示,票价不会再上涨。而且,有关部门正在研究相关方案,探讨地铁更合理的票价标准,探寻降价空间,以更方便市民出行。

  违规成本太低?

  运管中心表示,逃票较严重的站点是上海火车站站、上海南站站等靠近铁路或客运车站的地铁枢纽站,以及龙阳路站、曹杨路站等客流较大的地铁换乘车站。而稽查逃票难度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逃票行为隐蔽迅速,逃票者蛮横无理;二是有准备逃票者身无分文;三是群体逃票,抓住一个,逃掉几个;四是个别人员甚至暴力抵抗,强行逃脱处罚。

  就在6月13日早高峰时,在轨交1号线人民广场站被站台保安抓住的“色狼”因为人多拥挤趁乱逃脱,第二天才被警察抓住。在地铁要控制住一个嫌疑人都如此困难,更别说抓逃票的了。

  即便抓住了,逃票者所受的处罚也很轻。根据《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2006年修订版),越站乘车的,应补交超过部分票款;无车票或持无效车票乘车的,应按单程的总票价补交票款,并加收5倍以下票款进行处罚。对于该规定,地铁稽查人员表示,查到逃票后,乘客往往都不愿意受罚,最多补一张车票而已。

  按照最高票价来计算,最多45元的罚款对于地铁逃票者的威慑作用显然不够。作为上海轨交的行政主管部门,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对《新民周刊》表示,即便提高罚款最高限额也难以杜绝逃票现象,因此暂不考虑修改相关条例。

  广大网友纷纷给地铁支招,例如学习德国和奥地利,乘客一旦被抽查发现有逃票行为,除了遭受大额罚款以外,其行为还将被记录在人生的诚信档案中,将在信贷、求职、创业等方面遭遇障碍和阻力,可谓“逃票毁一生”。而美国纽约地铁逃票主要是便衣警察负责查处,他们认为小过不制止可能会导致犯大罪。法国巴黎地铁逃票率在2005年曾高达4%,为此,巴黎轻罪法庭以《日常安全法》的“惯常舞弊”罪判处那些经常逃票的人(一年被抓到10次以上)最高量刑为6个月的刑期及7500欧元罚款。

  人防+技防?

  在社会诚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逃票并不构成犯罪的中国,也有网友提议地铁可以加大人员投入。就拿上海来说,既然已开通的11条线路、278座车站均设立了安检点,为何不尝试在所有车站的进出闸机也派人盯着防止逃票呢?

  设想一下,如果在全上海278座车站每站仅增派2人专职抓逃票,至少就要增加556人,以上海市最低保障工资1450元计算,他们的一年薪资就要上海地铁多支出967.44万。而上海地铁很多车站有多个进出口,上海地铁一年的逃票损失即便全部追查回来也可能抵不上这些人的薪资。

  目前,上海地铁能做到的是组织专门人员进行抽查。根据运管中心的介绍,上海地铁所有四家运营公司有30多人的专业稽查队伍,每支队伍确保至少每周两次对逃票检查,每天都有专职稽查队在车站进行流动抽查。同时,每当对车站进行抽查时,该站即再派出至少1名工作人员进行专职配合,而轨道公安也至少配备2到5名警察联合执行,增加威慑力。另外,轨道公安也有更多的专职稽查人员,进行“四乱”和逃票的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