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沙巴体育平台网投>正文

四川泸州乡镇摆酒成风 成绩未公布升学酒开摆

2018-07-08 来源:网络整理 责任编辑:采集侠 点击:

分享到:

 四川泸州乡镇摆酒成风 成绩未公布升学酒开摆

 古蔺大村场,这样的酒席,有时一天会有10多台


  升学宴早产 高考成绩没出来 收礼摆酒忙开了 泸州古蔺部分乡镇泛滥的酒席背后利益是推手,已形成恶性循环

  酒席疯狂

  不到2000人的小镇,半个月办了70台酒席,有居民送了9000多礼金。难忍酒席噪音,房客报警。当地电视台全部播送酒席点歌和酒席信息

  心照不宣

  吃升学宴,最好莫问孩子考上哪所大学;吃乔迁宴,最好莫问房子买在哪儿

  酒席收到的礼金,都是之前送出去的。说白了,不过是从左手交到右手。就在这种交接中,酒席的成本白白浪费了

  恶性循环

  目前,2012年高考刚进入志愿填报程序。然而,在泸州市古蔺县不少乡镇,此起彼伏的升学酒正办得如火如荼。当地居民透露,升学宴“早产”,是源于一条消息:听说从7月1日起,政府将对民间酒席设限。

  采访中,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升学宴“早产”只是冰山一角,在这些乡镇,民间酒席泛滥成灾。以古蔺县大村镇为例,短短半月时间,场镇上已办了70余台酒席。

  一个乡镇泛滥的酒席风

  “万一哪个大学都考不上,就读古蔺职高,读职高也是升学嘛。”

  成绩未公布 升学酒开摆了

  刘英(化名)是古蔺大村中学的一名教师。家在外地,刘英和其他两个女孩在大村场镇上合租了一套房子。6月20日这天,房东找到她们,称自己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将于21日摆酒席,“务必光临!”刘英惊异地问了一句:“不是22日晚上才公布成绩么?”对方笑而不语。

  21日这天,盛情难却的刘英等三人,还是出席了房东为儿子举办的升学宴,并每人送了100元礼金,这是“起步价”。

  家住古蔺鱼化乡的刘同学告诉记者,甚至在高考还没举行时,他们班上就有同学提前举办了升学宴,根据这位同学平时的水平,高考可能只能考两百多分。他的父亲告诉他:“万一哪个大学都考不上,就送读古蔺职高,读职高也是升学嘛。”

  每户举办酒席的人家都在大街上安了台投影仪,供亲友飙歌到深夜。

  难忍酒席噪音 房客拨打110

  25日下午3时许,记者从古蔺县城出发,沿路经过古蔺护家、鱼化、石宝、大村等多个乡镇,挨个数下去,从鱼化到石宝再到大村,几十公里路段,沿途举办酒席的人家,多达20余户。

  25日晚,记者投宿大村场镇。在知情人士带领下,记者统计了一下,就在25日当天,常住人口不到2000人的大村场镇,有8家人正在举办酒席。到了晚上8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响声,举办酒席的人家礼花齐放。绚烂的礼花照亮这个山区场镇漆黑的夜空,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回到了春节。礼花持续了20分钟之后,大街上响起了嘹亮的吼歌声。每一户举办酒席的人家,都在大街上安置了一台投影仪。利用投影仪,参加酒席的亲友就在大街上开始飙歌,一直飙到深夜12时。

  与刘英合租的女孩罗丽(化名)称,25日这天,场镇上举办酒席的人家还算少的,“最多的是端午小长假。光我们楼下,就有3家举办酒席,夜夜礼花齐放,歌声嘹亮,忍无可忍,我直接拨打110。”

  “姐姐、姐夫丁远乾、李家琴在曾武伦乔迁之际,祝福学业有成,步步高升!”

  酒席信息 点歌台24小时滚播

  “现在的酒席泛滥成灾!”大村场镇交通旅馆的女老板摇着头说,24日,农历五月初六这天,大村场镇周边,共有10户人家办酒席,“我让儿子用摩托车拉上我,紧赶慢赶,挨家随礼。即便如此,还是有一家被遗漏了。我算了一下,最近半个月,光大村场镇上,就办了70余台酒席。到目前为止,我光随礼就花了9000多元,真的遭不住啊!”

  民间酒席泛滥成灾,繁荣了大村广播站开办的点歌台。由于一个频道已无法应付,点歌台现已增加到了两个。依托当地的广播电视系统,点歌台一天24小时没有任何其他节目,就是通过字幕,反复滚动播出相关酒席信息。

  通过点歌台,记者简单做了一个统计,就在即将到来的6月28日,场镇上至少有10家以上的居民将举办酒席。这些酒席都和传统的红白事无关,升学宴、满月酒以及乔迁酒是最重要的主题。一些信息甚至有些无厘头:“姐姐、姐夫丁远乾、李家琴在曾武伦乔迁之际,祝福学业有成,步步高升!”交通旅馆的女老板摇着头说:“太混乱了!很多人随便找个理由就开始办酒席,就开始收钱!”

  居民说法

  长期不摆酒席 再富的家庭也会耗空

  “听说从7月1日起,政府就对民间的这种大操大办进行限制。以后除了红白事,升学啊、搬迁啊、迁坟啊、小孩满月这些,都不能办酒席了。”接受记者采访时,刘英的房东何老大如是表示。

  除了“受限说”的散播之外,如何适当回笼礼金,也是民间酒席泛滥的主要原因。“不办亏不起啊!”何老大感慨,自己如此急迫地办这一场酒席,主要原因在于,此前自己送出去的礼金太多了,“每年要送两三万。如果长期没有酒席,再富裕的家庭也有耗空的一天。”

  大村场镇上交通旅馆女老板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她告诉记者:“参加这样的民间酒席,有很多忌讳。比如,参加升学宴,最好不要问对方孩子考上哪所大学;参加乔迁宴,最好不要问对方房子买在哪里。彼此都心知肚明,只是没人愿意捅穿这一层纸。很多酒席,都是莫名其妙的,随礼的只管随礼,收礼的只管收礼。”

  让这位女老板感慨的是,酒席泛滥成灾的背景之下,人的心理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随便办一场酒席,也得收五六万。除去两万元成本,剩下的就是利润,有的人挖空心思就想办酒席。”

  对于目前泛滥成灾的民间酒席,女老板20多岁的儿子表示深恶痛绝。在这位年轻人看来,民间酒席泛滥,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居民们的短视,“办酒席确实可以赚钱,但你收到的每一分钱,都是之前你随出去。就在这种交接中,资金会短了很长一大截。以近半月场镇上举办的70余场酒席来说,每场成本两万,上百万的资金就被糟蹋了。”

  当地政府

  “受限说”系误传 目前缺乏治理手段

  事实上,7月1日起,古蔺县将对民间酒席设限一说,只是个传言。

  昨日上午接受采访时,大村镇党委书记唐松表示,“截至目前,我们尚未接到这方面的文件。”唐松表示,目前古蔺县对于财政供养人员,早已明文规定,除婚丧嫁娶外,子女升学、老人祝寿、新居乔迁等一律不允许举办酒席。但对于普通百姓,目前政府能做的还仅限于引导。相邻的石宝镇党委副书记雷先强表示,目前整个古蔺东部乡镇的民间酒席,已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但对于普通百姓,我们目前确实还没有一个有效的办法。”

  对此,古蔺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纪委并没有出台文件,从7月1日起将对民间酒席设限。该负责人也承认,对于民间酒席泛滥,目前确实还缺乏有效治理手段。

  对于流传甚广的“7月1日古蔺县将对民间酒席设限”一说,有当地居民分析,不排除就是那些期待在这段时间举办酒席的人造出来的谣言。

  成都商报记者 张柄尧 摄影报道

  泸州新闻热线 13309087709

  报料人:吴小姐 线索费:150元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分享到: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

 

相关热词搜索

留言板电话:4006900000

返回首页

更多关于 酒席 升学酒 四川泸州  的新闻